新娘秘书

第六十九章:蔫人贼大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贝诺丫 本章:第六十九章:蔫人贼大胆

    马凡给姜大同通风报信,米筱竹要赶他们走,还不快回来,在外边瞎晃悠什么。

    姜大同终于回来了,穿着一身不知何单位的工作服,还别着胸卡。大家诧异,怎么这副打扮?

    叶果凑上去念胸卡:“工号246,什么意思?”

    姜大同把手里的一堆东西放到工作台上,马凡好奇地拿起来看。

    “煤气泄漏检测仪入户登记册大同,你干嘛?”

    “作为新郎,孟庆林今天的表现太不正常了,我就想了,咱们要尽可能的多掌握一些他们的背景情况,否则,接下来筱竹姐就太被动了。”

    “你去调查他们了?”米筱竹一愣。

    “我一直在他们小区转悠。”

    “哇塞大同,你当侦探去了,这么爽的事怎么不带上我!”叶果又兴奋起来。

    马凡笑:“噢,所以你把自己打扮成了燃气公司的检修工?”

    “是,我去他们邻居家查管道漏不漏气,旁敲侧击。”

    米筱竹面无表情:“说结果!”

    姜大同憨厚一笑,如实汇报。

    “苏艺灿和孟庆林住在兰苑小区8号楼302,已经租住三年了,邻居对他们的印象不错,经常看见他们晚上在小区里散步,安安静静,恩恩爱爱的,尤其是孟庆林,有礼貌,乐于助人,小孩摔倒他扶,老人上楼他搀。”

    米筱竹瞪着眼睛,难以置信。

    “他反差这么大,你确认邻居说的和我们今天见的是同一个人?”

    姜大同肯定地点头。

    “拍完照片,我一路跟踪他们到家,看着他们进楼,又看着他们出来和邻居打招呼,我原想着继续跟踪他们的,又一想,不如直接找邻居们了解情况,更真实。”

    “这么说,这俩人的关系清白,不是第三者、婚外情什么的,人品也没啥大问题。”马凡总结道。

    “筱竹姐,你信吗,打死我也不信孟庆林不是个魔鬼!”叶果今天受了不少气,胸闷,不依不饶。

    米筱竹琢磨着,这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想不明白啊,没道理啊。

    “大同,你立功了!”马凡不失时机地夸奖姜大同,“米总,这笔钱,咱们可以放心地赚!”

    米筱竹没有接茬儿。

    一计不成,马凡再施一计。

    “洪姐,要说大同真是心思缜密,这趟没白跑,打仗就得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说是不?”马凡扭头转向洪姐求救场。

    洪姐笑笑。

    “根据大同带回的情报分析,苏艺灿和孟庆林都有婚礼焦虑症,你说是不?”

    洪姐自然明白马凡的心思,她看了一眼米筱竹,轻声开口。

    “是啊,两个外地年轻人,租房子结婚,经济不宽裕,平日里再恩爱,筹办婚礼时也会闹出一些矛盾来,苏艺灿又是个个性很强的女孩,谁当她的男朋友谁就得顺着她的脾气,筱竹带他们俩去我们公司签婚礼合同时,我就看出这一点来了。”

    “洪姐观察得细,说的太对了!”马凡鸡啄米点头。

    米筱竹若有所思:“这么说,那是我们错怪孟庆林了?”

    叶果恨孟庆林,恨得牙根疼,坚决不能原谅他。

    “就算苏艺灿脾气不好,孟庆林也得哄着她啊,他还动不动就掉脸,人家不要他买房就跟他结婚了,他还跟苏艺灿唧唧歪歪,要是我,早一脚把他踹南极去了,让他跟企鹅结婚去吧!”

    姜大同赶紧劝阻女友,把她往厨房推。

    “果果,先去帮我把三黄鸡洗干净,我给大伙做夜宵。”

    “又不许我说话!”叶果撅着嘴。

    姜大同唯恐女友又把米筱竹惹毛了,把她推进厨房,把门关上。

    这两位大神明天就得滚走,最关键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没有解决、没有解决!马凡在肚子里憋主意。

    “对了,大同,你这工作服哪儿来的?”

    “劳保用品,土产店随便买了一身,上边没字,不是煤气公司正式的工作服。”

    米筱竹充耳不闻,无视他们俩。

    这招不行啊!

    马凡又随手拿起胸卡,打量着。

    “大同,你这是从哪儿盖了煤气站的公章?”

    姜大同不好意思地解释:“在打印社电脑上做完胸卡,小老板坚决不往上边弄章,说是再做就违法犯罪了。”

    “已经违法了,他还有尊严的保持底线。”马凡哈哈大笑。

    听到“违法犯罪”,米筱竹警觉地竖起耳朵:“大同,你这公章到底怎么回事?”

    姜大同吭哧吭哧,从兜里拿出个东东,乍一看,真是个公章。

    “在超市买了块香皂,我自己刻的”

    “肥皂公章?”米筱竹惊叹,“天呢,你蔫人贼大胆啊?”

    姜大同一把揉碎肥皂公章,丢进垃圾桶,小心地观察米筱竹脸色。

    “我这真是第一次刻公章,对天发誓,以后绝不会再刻了!”

    叶果拎着洗了半截的鸡,从厨房门缝里探出头。

    “我们大同就是有才!筱竹姐,你不知道,上中学时他用泥巴给我刻芭比娃娃,比真的还好看!”

    姜大同赶紧把她塞回去。

    马凡煞有介事:“姜大同,我们痛恨你的手段,但是尊重你的动机,所以说”

    “不够你总结的!”米筱竹堵住马凡的嘴,拿起煤气泄漏检测仪,审问姜大同,“哪来的?”

    “五金店买的,这是家用简易型,最便宜了,九十八块钱一个。”

    米筱竹把玩半天,拉开工作台抽屉,取出一张百元大钞。

    “给你报销。”

    姜大同哪里敢要,摆手躲避:“不不不,筱竹姐,我不是找你要钱,你要给我钱,我就得给你这两天的房费。”

    洪姐好奇地问姜大同:“你这个冒充的,给用户查出毛病来了吗?”

    “还真查出两家煤气管老化,得赶紧换,他们还感谢我呢,我就趁机问起302的怎么不在家,我没法入户给检查啊,他们就和我说了苏艺灿和孟庆林的情况。”

    洪姐笑了:“大同啊大同,你的雕虫小技,和马凡有一拼了。”

    “筱竹姐,果果今天又给你惹祸了,我也没法给工作室挽回影响,只能干点儿力所能及的。”姜大同可怜巴巴中透着诚恳。

    米筱竹没吭声。

    马凡虚头巴脑,咋咋呼呼,冲姜大同开口。

    “明天一早,我安排酒店,你们搬过去住,后天和星期六,我们单位还有两单新秘的活儿,让果果帮我去做,有什么不懂的打电话请教米总和洪姐,完事儿,你们就去下一站飞特。”

    “马哥”姜大同哀求。

    米筱竹冲马凡冷笑。

    “甭提醒我,你那两单活儿我没忘,让果果单独去做新秘,可能吗?你甭又跟我这儿演戏!”

    马凡作出讪讪的样子,抱着头,蹲到墙根处。

    “我就是群演的水平,恶补完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演剧体系,也是路人甲匪兵乙的角色。”

    米筱竹不再搭理马凡。

    “大同,谢谢你,有你在,让我省了好大的力气,还能让我解馋,在你们走之前,教我做一道菜。”

    “教十道也没问题!那、明天”

    “果果不是以后也想做新秘吗,这几天管住嘴,跟在我身边,安静地看,安静地学。”米筱竹淡然。

    “那你还赶我们走吗?”叶果又跑出来追问。

    米筱竹忍着笑:“该聪明时你犯糊涂,非逼着我把话说明白了,就不能给我留点儿面子啊,我大小也是米总吧?”

    叶果欢呼雀跃,手里的鸡差点抡到天上去。

    姜大同急忙接过鸡,欢快地奔进厨房。

    第二天的安排是给苏艺灿做皮肤护理,美容,美体。

    来到美容店时,预约美容师的前一个顾客还没完活儿,米筱竹和叶果便先给苏艺灿忙乎起来,让她泡个花瓣浴。

    “你们婚礼日程紧,我们米总就找方方面面的朋友帮忙,挤出时间段给你做各项服务,有时候就得穿插进行。”叶果还是话密,不过乖巧多了。

    “对不起,辛苦你们了,昨天我们很失态。”苏艺灿看起来很疲惫。

    “没事没事,昨天是我态度不好,惹你们生气了。”叶果看了米筱竹一眼,意思是,我说的挺好吧?

    “孟大哥其实蛮帅的,只要他笑。”叶果又补充。

    苏艺灿失神地盯着天花板:“他以前脾气可好了,是我不好,我们最近这段时间相当不好今天不需要他配合了,他上班去了,不会为难你们了。”

    “今天你安安心心做美护,别的什么都不用想。”米筱竹笑道。

    “我就什么都不想!”叶果接茬儿,“我也喜欢做美护,美容师的手催眠似的,能让你美美地睡一觉,一睁眼,做完了!”

    “要说皮肤护理,婚前三个月就要开始进行了,然后每周做一次,保持好状态。不过,清理脸上和身上的汗毛,最好在婚前三四天前进行,因为脱毛容易对毛孔造成刺激或伤害,有可能出现过敏反应,所以要多留出些时间来。”米筱竹解释着。

    苏艺灿躺在玫瑰花瓣中闭上了眼睛,似乎睡着了。

    米筱竹轻手轻脚,拿来浴盐,放在浴缸边,转过身,她忽然心头一震,是苏艺灿轻轻抓住了她的手用力摇了摇,分明在传达感激之情。

    这可是破天荒头一回,苏艺灿主动和她走近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贝诺丫的小说新娘秘书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新娘秘书最新章节新娘秘书全文阅读新娘秘书5200新娘秘书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版权归作者贝诺丫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顺隆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