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局

第七十五章 男女授受不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子舒 本章:第七十五章 男女授受不亲

    错综复杂而又林高草茂的山谷复地,被浓重的灰白色雾气笼罩着。

    不知道天尸老人在此多久,以至于让这个静谧幽深的山谷,变成了布满僵尸骷髅的人间炼狱。

    浓雾下,跳出僵尸包围圈的夏子轩怀抱着苏媚娆,缓缓地站直身子,转了过来。

    直到此时,那只被苏媚娆打出裂纹,又被夏子轩贯穿身体的铁甲僵尸才慢慢碎裂成焦黑的肉块。黑气弥散到空气中,腐蚀出啪啪的声响。

    夏子轩低头看了一眼浑身僵直,就连脸上的表情都做不了的女人,随手从纳戒中取出一枚洁白如玉的丹药塞进了她性感的嘴唇里。这才抬起头看向天尸老人。

    天尸老人被他平静深邃的目光看的一阵心虚,再加上自己有伤在身,不敢和他硬碰,只能挥手指挥着低级的僵尸将他围堵起来,企图用相同的方式把他拖垮。

    看着不断围堵过来的僵尸,夏子轩的脸上露出一丝莫名的微笑,而这种微笑,看在敌人的眼里,嘲讽意味十足。

    他将身体逐渐恢复的苏媚娆放下,双手合十,面目慈悲而虔诚的看着周围的世界,嘴唇开合,一阵玄妙的韵律从他的口中传了出来——

    “南无阿弥多婆夜

    哆他伽多夜

    哆地夜他

    阿弥利都婆毗,

    阿弥利哆

    ”

    韵律化作金色的神文,从他的口中不断的翻飞出来,每一个文字不断的拍打在周围僵尸的身体之上,每一次激荡,僵尸身体上的尸气便会消散一分。

    随着越来越多的神文的出现,不断有僵尸躺倒在地变成正常的尸体,而那些尸变已久的僵尸则被直接风化,留下一具具苍白的骨骸。

    “往往生咒?!”天尸老人隐藏在帽兜阴影里的脸变得狰狞而扭曲,两朵鬼火一般的眼睛变得明灭不定,“你到底是什么人?和禅度宗的那帮秃驴又是什么关系?”

    浓雾中的夏子轩依旧光洁如初,那些腐蚀力极强的毒雾像是被他身体表面的那层皎洁的微光隔绝了起来,随着雾气涌动,光芒在浓雾中时隐时现,像是夜色中隐藏在云雾身后的皓月。

    而对比此刻的自己,不久之前受的伤始终未愈,剧痛始终在自己的内腑撕扯着,实力发挥不到平时的一半,自己仰仗的僵尸大军也被消灭大半,最大的问题是眼前这个不知是何来路的人,竟然懂得禅度宗的往生咒!这样一来,自己的许多手段对他根本没有任何效果!而自己最大的底牌却

    想到这里,天尸老人已经萌生了退意。

    然而,此刻依旧笑容平静的夏子轩内心的震动比他还要大。

    眼前的这个黑袍人,全身散发着森冷的气息,随着他的呼吸可以感受得到那种与天地间若有若无的联系。很明显,这个躲在黑袍中的人又是一名王者!而真正让他感到震动的是,眼前这名王者的气息虽然如同狼烟一般,但仍旧比不了自己在森林另一边时感受到的那股气息强!

    那个暴乱而阴邪的气息,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怪物啊!

    夏子轩看着从黑暗中走出来的天尸老人,掩饰着内心的震动,语气幽幽的说:“想不到如今四仙山管理下的东洲,竟然还有你这样的败类!说吧,你想怎么死?”

    莹莹白光的映衬下,夏子轩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仿佛在随意的问着一位顾客“你想吃什么”一样简单。

    天尸老人看着眼前这个浑身泛着微光,一丝不挂的怪人,一步一步的逼向自己,天尸老人感觉就像被一头巨龙盯上了一般,堂皇盛大的气势狠狠地压了下来!

    “该死!哪里来的小娃娃,人不大,口气倒是不小!”

    天尸老人都记不清这是今天自己第几次骂“该死”了,奈何作为养尸人,能说人话已经不错了,语言实在匮乏的可以。

    他实在搞不懂,自己在这里好好养伤,到底招谁惹谁了?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跳出来一个如此年轻的女王者,提着极品灵器就对自己喊打喊杀?!自己好不容易将那个女王者搞定,竟然不知道从哪里又跳出来一个似龙非龙怪物!

    真的,如果闭上眼睛,天尸老人真的会以为自己遇上了一条巨龙!

    凝实而庞大,狂傲中带着一丝高贵,那种骨子里透出来的睥睨天下的气势,是其他任何种族模仿不了的。

    夏子轩可不管对方正在想什么,眼看天尸老人呆在原地不动,立刻但手握拳,向着他腹部的要害轰了过去,如此绝佳的机会不去偷袭,简直辜负了自己多年来接受的素质教育。

    在天尸老人的眼里,夏子轩化成一条晶莹如玉的游龙,携着雷霆之势,竟然趁自己不注意的时候冲了过来,龙头直击自己的要害!

    你可曾见过,骄傲的龙族趁别人不注意时出手偷袭?更有甚者,偷袭的对象还是一个有伤在身的老人家?

    天尸老人猛地向一旁跳去,隐藏在帽兜之下的漆黑干裂的嘴唇裂开,一团墨绿色的火焰对着夏子轩化成的白龙射了过去!

    还未及身,浓重的尸臭气息就已经熏得他无法睁眼,夏子轩游龙一般的身躯扭动了一个诡异的弧度,碧绿的火焰擦着他的发梢飞了出去,在他身后漆黑的树干上腐蚀一个碗口大小的窟窿。

    与此同时,夏子轩挥出的长拳撕裂周围的空气,在天尸老人惊骇的目光中如同一头怒龙,凶狠的撞击在他的胸腹之上!

    “咔嚓——!”

    胸骨断裂的声音,在这个静谧的空间里,清晰的传来。天尸老人枯瘦的身体裹在破败的黑袍中,像一只被丢弃的麻袋横飞了出去,撞倒三颗古树之后滚落到附近的灌木丛里。

    “不不要让他跑了!”

    苏媚娆虚弱的靠在一棵树桩上,她那妩媚精致的脸蛋此刻苍白如纸,夏子轩给她服下的那枚丹药仅仅帮她把毒素压制下来而已,想要清除还需要费一番功夫。此刻,她所有的灵力都用来压制尸毒了,其他的事,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夏子轩慢悠悠的来到天尸老人滚落的地方,旁边是一颗主干开裂的大树,或宽阔或细密的裂纹布满了树身。而在这课大树的不远处,繁茂的灌木丛里,一块非常清晰的人形压痕,在那旁边还有着一滩黑褐色的血迹。

    很明显,天尸老人掉落的地点就是这里,然而此刻天尸老人却不见了,只余下一颗布满裂纹的粗大的巨树,和一片被压坏的草丛。

    夏子轩两手空空的回到苏媚娆的身边,淡淡的说:“人逃走了。”

    “逃走了?”苏媚娆显得有些失望,不过很快就释然了,她瞪着美眸,看着夏子轩说:“先不管他了,你先帮我把背上的毒针取出来,我自己够不到。”

    “喂,听到没有?”苏媚娆抬起头来发现,夏子轩正呆呆的看着自己,竟然脸色有些微红,随即好笑的说:“我一个女人都不在乎,你一个男人,哦,不对,男孩,你还在这装什么装?”

    “不是说男女授受不亲吗?”夏子轩不好意思地说。

    苏媚娆用奇怪的眼光在他身上打量了一下,转过身去,直接将红色纱裙退了一半下来。

    “你”

    夏子轩来不及阻止,一个绝美的秀背便暴露在了空气中,肌肤白嫩清透,脊背的线条性感而又圆润,只可惜靠近左肩的位置,一根漆黑如墨的毫针插在那里,周围雪白的肌肤变得乌青一片。

    “要拔就麻烦你动作快点,想看的话,等我把毒逼出来,找个没人的地方,姐姐让你看个够好不好?”苏媚娆充满诱惑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不是那样的人!”夏子轩坚定的说。

    “是吗?”苏媚娆冷笑道:“一个在女人面前赤身luoti的人,却一本正经的说男女授受不亲,你告诉我你是什么样的人啊?”

    “赤赤身luoti?”夏子轩一脸惊讶,惊叫道:“你说我?!”

    “你不会要说你一直不知道吧?小弟弟?”苏媚娆好笑的说。

    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劲了,原来原来自己竟然一直裸着!怪不得刚才她看自己的眼神那么奇怪!咦,不对,她看自己自己被她看光了?!

    夏子轩白净的笑脸腾地一下红了起来——这次是真的脸红了!

    “喂,我说,你害臊能不能换个时间段,”苏媚娆语气怪异的说:“先办正事好吗?现在的天气很冷的,我可没有你这样裸奔的癖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安子舒的小说长生局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长生局最新章节长生局全文阅读长生局5200长生局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版权归作者安子舒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顺隆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