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局

第八十三章 诈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安子舒 本章:第八十三章 诈

    门外的天空中那只苍老的乌鸦又飞了回来,留下一声尖锐嘶哑的鸟叫声,在空气中硬生生的划出一道口子。风几乎将天空中的云吹散了,只剩下变得暗淡的,昏黄色的夕阳。

    屋子里所有人都静静的站着,谁都没有说话。

    随着太阳的消失,像是被魔鬼瞬间偷走了所剩无几的温度,气氛冷冽起来,几乎滴水成冰。

    阮清婉的心脏感觉如同被暴露在了风中,再淋上水,逐渐冰冷直至失去知觉。

    “他们说的,是真的吗?”

    “是。”

    “我就那么不值得信任吗?”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的。”

    简单到不会有第二种可能性的对话,也正是因为简单不会误解,不会出错,才在夏子轩的心脏上划出一道清晰的伤痕。像是用一根针管,迅速将心脏饱满的血液抽取干净,清晰而又空洞的痛着。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封严晏抬起头来,苍老浑浊的双眼怔肿的看着夏子轩,声音干裂而沙哑,“清婉这孩子是什么样的人,别人不清楚你还不清楚吗?”

    夏子轩像是没听到他说的话,眉眼低垂的站在那里。任谁看来,他都已经对封严晏失望透顶,已经不准备再插手他们之间的任何事。

    你可以想象,自己全心全意的对待别人,到头来却发现那个人自始至终都是在欺骗自己时的那种感受吗?那种被全世界背叛的疏离感和陌生感,像一层透明的膜将他整个包裹了起来,压抑着,无法呼吸。

    看到他这个样子,封严晏有些急了,自己死不死没关系,自己的外孙女可不能落到这群畜生的手中啊!

    “子轩这几个月以来,你阮姐姐对你到底怎么样,难道你一点都感觉不到吗?每天跟你一同去学院,晚上你回来晚了,她也一直等到你回来才会放心睡下她怎么可能会害你呢?”

    “真感人!”楚晟不合时宜的拍起手来,语气讽刺挖苦的说:“说的我都要被感动了,可是这又怎样?总不能因为你的一两句话,就让我们的保护神再为你们祖孙两个卖命吧?到最后,再被你们蒙在鼓里出卖一次?啧啧”

    “楚晟!!”封严晏愤怒的看着他,睚眦欲裂,“有什么你冲我来!我一把老骨头我不在乎,你在这里满口胡言颠倒黑白,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楚晟嗤笑一声:“我有没有颠倒是非,你不是应该最清楚吗?”

    “好了,该看的戏也看完了,阮大小姐你想好了吗?”楚晟好以整暇的看着她,成熟俊朗的脸上挂着浓郁的笑容,仰头喝掉最后一杯酒,看着阮清婉说:“把它给我。”

    “我可以把它给你,但是你要保证我们安全离开!”阮清婉冷静的回答。

    “你疯了?!你怎么”封严晏还没有说完,就被旁边的人把嘴给堵上了,然而他还不放弃一直“唔唔唔”的的叫着,被绑在椅子上的身体不断的挣扎,整张脸因为用力憋成了红色。

    这个丫头,她怎么能妥协呢?这帮人是什么性格,一他们吃人不吐骨头的特性,怎么可能让你安全离开?

    封严晏实在没有办法,甚至不停地对夏子轩使眼色,然而夏子轩像是丧失了所有的精气神,呆呆的站在原地毫无反应。

    “好,只要你把它给我,我保证让你们安全离开。”楚晟无所谓的耸耸肩。

    “你立誓!”阮清婉清冷而又坚决的说。

    修炼者还是比较重视誓言的,虽不是举头三尺有神明,但寻求天道追求长生的人始终相信,在冥冥天道中每个人都被一根看不到线与天道牵扯着。

    大道不可测,大道不可悦,大道不可言。难以捉摸,又无处不在,像一张密实的网包裹着整个世界,和其中挣扎求存的亿万生灵。

    楚晟右手伸出三根手指举过头顶,郑重的说:“我以我自己的名义起誓,若你把它交给我之后,我没有让你们离开,愿受万雷嗜身的惩罚!”

    一道隐晦莫名的波动从他眉心飞出,消失在天际。

    “拿来吧。”誓言成立,楚晟看着她伸出手来。

    “你让他们先把我外公放了。”

    “你不要得寸进尺!我已经发过誓了,你哪来的那么多要求?!”楚晟变得不耐烦起来,身体涌动起一股暗黄色的灵力波动,厚重而又沉闷,像一片将要翻动的山丘。

    “我已经发过誓了,肯定会让你们安全离开。就算我现在把人给你放了,如果不想让你们离开,你觉得你们能走的出去吗?”

    “那你把我外公身上的绳子解开!”

    楚晟皱了皱眉头,不过还是挥手让人把封严晏身上的绳子解了下来,“真是麻烦!”

    “可以了吗?”楚晟一脸不耐的看着阮清婉,如果阮清婉再说一个不字,他保证马上就会发飙!真是的,这年头人都怎么了?怎么都是一点做俘虏的自觉性都没有?

    哎,我为什么要说“都”呢?楚晟看着眉目清冷的阮清婉,心里暗暗嘀咕,看起来可能是被这女人给气糊涂了!

    看到封严晏身上的绳子被解开,虽然还是被楚晟的人押着,但至少舒服了些。

    阮清婉又看了夏子轩一眼,却见他始终呆呆的站在那里,像是失了魂一般。

    情深不寿。尤其是在得知受到背叛的时候,那打击应该对他很大吧。对不起,阮清婉在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缓缓的将一本书卷掏了出来,看也不看就给他扔了过去。

    楚晟接过书卷,递给身旁的一位鹤发鸡皮的老人,老人接过去仔仔细细的翻了两边又还给了他,轻声说:“是真的。”

    “好,很好。”楚晟成熟俊朗的脸上笑的快要开出花来,他一边拍手一边说:“多谢阮小姐,我就不送了,咱们后会有期。”

    让手下人放开了对封严晏的押解,抽空瞥了还在发呆的夏子轩一眼,楚晟心里忍不住嗤笑——最年轻的王者?遇到这样的事就一蹶不振,就是修为再高,也不过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罢了!

    确认好了东西,楚晟随手将那本刚得来书卷放进右手中的纳戒,迈开步子准备离开。

    而就在此时,像是痴傻了的夏子轩突然动了起来!

    像是一阵清风,在楚晟尚未察觉的时候拂过了他的面庞,然而这阵风撩起的不只是他飘逸的秀发和潇洒不羁的衣衫,最重要的是竟然顺走了他戴在右手食指的戒指!那枚本身很珍贵,装的东西更珍贵的纳戒!

    其实对于夏子轩他们早有防备,然而他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没有亲眼见过的人是很难相信的,当速度到达一定程度之后,所有的准备都成了徒劳。

    “找死!”反应过来的楚晟一声暴喝,束发的金冠瞬间炸裂,一头黑发无风自动起来。与此同时他周身土黄色的灵力鼓胀,蕴满灵力的一拳狠狠的向面前那道模糊的影子挥了过去!

    比楚晟反映更快的是一直站在他身边的那名鸡皮鹤发的老人,就在夏子轩刚刚来到楚晟面前的时候老人便已经感觉出来,只是夏子轩的速度实在太快,等到他挥手出击时他已经把楚晟的纳戒给撸了下来。

    功成身退的夏子轩还不忘将走在半路的封严晏给抱起来,否则他会直接被失去理智的楚晟撕成碎片。

    踏着玄妙的步法,像是一个轻盈灵动的鬼魅,轻易的躲闪掉楚晟愤怒的一拳,然而那个鹤发鸡皮的老人打过来的诡异刁钻的一掌却让他再也没有空隙闪躲,感受着背后凌厉的罡风和他枯瘦的手掌上传来的压迫感,夏子轩咬咬牙背部的肌肉瞬间绷紧,准备硬受他这一掌!

    然而就在那阴柔诡异的掌劲将要落到夏子轩身上时,在他怀里的封严晏突然爆出一股强大的力量,那股力量在他身上一拧,竟然让他高速移动的身体翻转起来!

    老人的一掌终究是落了下来,然而却是拍在了封严晏的身上!

    一瞬间,浑厚的灵力爆发,封严晏原本就不算宽阔的胸膛瞬间陷了下去!夏子轩抱着他,借助这股推力瞬间加速,下一瞬间已经来到了屋外的院子里。

    “快走!”

    破门而出的夏子轩伸出一只手拉住正在院子中焦急等待的阮清婉,带着两个人的重量迅速逃离。

    那个老头明显是位强者,如果不走,只他一个人足够将夏子轩缠住,剩下的七八个人很快就能把他们包了饺子!再说人和东西都在自己这里,实在没有必要留下来和敌人硬拼。

    夏子轩前脚刚走,楚晟和那名老者也从房间里跳了出来,怒目圆睁的四处打量,却连一个人影都没见到。

    “该死!”楚晟愤怒的一脚重重的跺在地上,坚硬的土地表面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蛛网一样的裂痕迅速向四周蔓延。

    “少爷放心,那老家伙中了我蓄力的一掌,绝对活不过今晚!”老头站在楚晟的身后,出生说道。

    楚晟转过身来,眯着眼睛语气不善的说:“你是说封严晏死定了?”

    “中了我的摧心掌,从来没有人能活过十二个时辰的!”老头傲然的说。

    “蠢货!”楚晟突然指着他的鼻子骂道:“现在东西又回到他们手上了,就算你杀了他又有什么用?你怎么不想想,如果封严晏真的死了,阮清婉那个婊*子没了后顾之忧,我们还拿什么要挟她?有夏子轩那样的高手在她身边,不要挟她我们要怎么才能把东西拿回来?!靠你吗?!”

    “一群饭桶!”

    劈头盖脸骂了一通,楚晟心里的怒火终于算是发泄了出来,他看到老人始终弓着腰低着头,一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张了张嘴,最终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身后那老人隐藏在阴影里的,黑黄色布满老年斑的脸狠狠地抖了一下,深深陷在眼窝里的眸子闪过一道凛冽的寒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安子舒的小说长生局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长生局最新章节长生局全文阅读长生局5200长生局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版权归作者安子舒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顺隆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