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商低真是对不起了啊

第十九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谷幽幽 本章:第十九章

    每月月底绿海销售部都要开一次例会。

    会议内容分四部分,经验总结,反思教训,表彰本月上进员工,顺带制定下月目标。赵占飞原来最讨厌开会,现在却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公司,要不是这个破会,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吴原呢。

    办公室里,坐在角落的青年没什么变化,还是一身黑,皮肤白皙,头发细软,只是和原来没人靠近的情况相比,一大早上他桌边就已经围满了人,女同事还不算,许多曾经嘲笑孤立过他的男同事也一脸讪笑,装得好像他们原来就和吴原这么熟似的。

    “吴原,这些天你都去哪儿啦?”

    “快给我们讲讲,徐总监是不是带你见了好多大客户?”

    “吴原,这是我妈上次从老家带来的特产,你尝尝,喜欢还有啊!”

    有的干脆直接蹲到吴原旁边,真挚万分地直视他的眼睛:“吴原,我得跟你承认错误,之前我听他们瞎说,误会了你,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经过上次徐总监那看似平淡实则敲打的一番话,众人终于意识到,他们一直以来的行为无异于自掘坟墓,望着吴原时一脸沉痛的模样,真是看得闻者伤心。

    被人群推攘到外围的田姚翻了个白眼,几次试图挤进去都无果,她拿着新做好的秋梨汤回到座位,忿忿的同时,心里又有点痛快。

    早干嘛去了?吴原是你们随便说两句就会给好脸色的人吗?

    坐在远处的刘槐安眯眼看着这一幕,五指悄然攥紧,再一看他的得意门生王逸群站在人群正中,拉着吴原如同好兄弟重逢,脸一黑,差点把牙给咬碎了。

    这个见风使舵的小子!

    这时,马经理夹着一卷纸走进办公区,瞄了眼乱哄哄的人群,一声大吼——

    “坐好坐好,开会!”

    徐漾一大早被年国永叫到楼上汇报工作,例会便由马经理代开,众人脸一绿,马经理开会有老一辈领导人的风格,半小时的会议通常能拉到三个小时,且按照往日的会议内容,他还要把所有人的业绩列成一张表贴墙上,谁卖多卖少一目了然,卖得多的赢来一片掌声,垫底的自然吃不了兜着走。

    众人瞄了眼马经理胳肢窝下的那一卷白纸……

    神明在上,自求多福!

    “吴原,你肯定卖了很多吧。”

    几个新人崇拜地问吴原,也不知道哪来的消息,说吴原卖出了南山新语的第一套小四居,六百八十万的房子啊,那得多少分红?

    吴原面无表情,垂着眼睛看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记了徐漾见客户时说的每一句话,指尖摩挲过纸上笔触留下的锋锐,像能原景重现似的,眼前浮现徐漾骄傲得瑟的脸。

    众人一看他这么淡定,更确定了传言不虚,纷纷猜测他这回卖出去的房子数量,正争执着,马经理得意地清清嗓子,摊开白纸,亮出了本月的业绩表。

    白纸刺目,红字刺心。

    徐总监当仁不让地以二十一套名列第一,其次是林燕,刘槐安,马经理排第四,众人眼睛一路往下,每次觉得下一个就是吴原的时候,看见的都是别人的名字。

    微妙的气氛在宽敞的办公区里蒸腾起来,直到众人眼睛瞄到了最后。

    红红的数字“0”旁,赫然写着两个字——吴原。

    吴原,0套。

    0套。

    怎么会这样……

    田姚心一颤,下意识地抬头,吴原和刚才一样,一脸淡漠地盯着笔记本,然而其他人就不同了,刚才还谄媚的表情一瞬间都变得怪异起来,目光渐渐带了鄙夷,好像吴原浪费了他们的感情,甚至开始怀疑,卖出小四居的消息是不是他自己传出去的。

    林主管的黄金笔记,徐总监的言传身教,最后就出这么个结果?果真是烂泥扶不上墙,马经理和刘槐安对视了一眼,交换了个嘲讽的眼神。

    “噗。”

    正在化妆的梁心鑫忍不住笑了一声,她一笑,好几个人也跟着笑了,然而嘴角还没咧开,就收到林燕横来的一记冷眼,吓得赶紧闭嘴。可林燕毕竟势单力薄,在满屋子逐步扩散的不屑声里担忧地看向吴原,心里急得快疯了。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可能一套都没卖出去呢?

    “小梁啊,”马经理忍着笑皱眉,轻描淡写地批评“破坏”气氛的梁心鑫,“说多少次了,不许在办公室里化妆!”

    梁心鑫从一进公司就是公主待遇,此时恃宠而骄,一手拿着睫毛夹,一边眨着大眼睛道:“经理,我这也是在提升自己呀,我打扮得漂亮点儿,客人看着舒心,客人舒心了,自然会买咱们的房子,总比某些人空有一手好牌,死学傻学半天,却给打烂了强吧?”

    说话时,目光若有若无地瞟着吴原,一脸讽刺,众人低头跟着笑,连马经理都忍不住呵了一声,满眼都是拿梁心鑫没办法的表情。

    坐在最后的李忱忙把头低了低。

    他以为躲在人群中就可以混过去了,哪知梁心鑫往吴原上面的名字瞟了眼,嗤笑着朝他望过来:“哦对,也比某些一辈子都张不开嘴的强。”

    李忱和吴原,并列倒数第一,都是一套房没卖出去。

    李忱摸摸后脑勺,低声下气地哈哈了两声:“是、是。”好像早就习惯了小丑的角色。

    话音刚落,吴原从笔记中抬头,冷凝的表情忽然露出了一丝不赞同,看得李忱一愣。

    下一秒,吴原对上梁心鑫的眼睛,淡淡道:“我不觉得靠外貌吸引客户有错,但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梁心鑫哈了一声,差点把睫毛膏杵眼睛里,暗讽瞬间变成了明讽:“说得好像自己有多牛似的,你倒是先卖出一套房再来说我啊。什么都没卖就说风凉话,我就当你是嫉妒了!”

    “对啊,有本事卖套房再说!”旁边有人搭腔。

    吴原合上笔记本。

    他不明白为什么只是几分钟的功夫,一个人的眼神就可以从谄媚转为恶意,转得这么快,这么自然。

    “我会的。”

    他静静扫过在场每个人的脸。

    一股毫无来由的冷意席卷了众人的心脏,吴原明明是在平视,他们却莫名觉得自己矮了一截。梁心鑫吸气,挑着眉佯装淡定,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脏此刻跳得飞快,手抖得差点把睫毛膏掉裙子上。

    “呵。”强撑着笑了一下,她哼道:“新人的试用期马上就结束了,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卖出房子。”

    众人一听,刚才的忌惮瞬间又消失了大半,别说新人了,没有人脉和资源,老员工都很难在短短几天内卖出房子。

    虽然都说吴原是年董力保留下来的,但一个月了干出这种成绩,年董就算想保,这回也无可奈何了吧。

    几个大龄的女员工看着吴原叹气,一想到下周就再也见不到小冰山,瞬间连开会的心情都没了,全刷起了手机,马经理脸上一抽,在稀稀拉拉的掌声里尴尬地继续会议,同时阴着脸狠狠瞪了吴原一眼,心想这小子都快临走了,居然还能给自己找这么大的不痛快,简直是他命里的煞星。

    他瞪吴原,田姚瞪梁心鑫,整张脸都气白了,私聊赵占飞——

    “啊啊啊啊气死我了这个小公举我好想和她同归于尽啊啊!!”

    小公举是女生们给梁心鑫私下起的外号,田姚打完这句,又发了一堆暴怒的表情符号。

    赵占飞:“附议!梁心鑫这回太过分了!”

    田姚:“[白眼][白眼]上次我还看你一见她眼睛都直了呢,你们男生不都喜欢那样的么??”

    赵占飞:“[尴尬][尴尬]”

    赵占飞:“这是两码事啊,吴原是我朋友,我永远都和他一条战线的!”

    隔着屏幕都能闻到他的心虚了,田姚呛他:“切,醒醒吧,人家可没把你当朋友。”

    赵占飞:“[快哭了][快哭了]”

    田姚翻翻眼睛,手指点在“手动再见”的表情包上。

    正要发送,背后突然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

    随着一片爽朗磁性的笑声,三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从电梯间走了出来。

    打头的中年男人走在最前面,看上去五十来岁,黑发被发油梳到脑后,一身的派头一看便价值不菲,皮鞋在楼道里踏出沉着有力的响声。

    众人一惊,一般男性一过中年形象便会日益邋遢,可眼前这个人,不光看着富贵,而且身材矫健,肩宽背阔,不看脸,就是个三十来岁正当壮年的男性。

    在他的旁边,年国永乐呵呵地背着手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走在最后的是最年轻的徐总监,今天穿得格外正式,远远望过去长身玉立,一丝沉稳笑容看得尚还搞不清楚状况的众员工心神一定。

    马经理懵然地看着三个突然闯入的男人,虽然不知道第一个人的身份,但从他多年察言观色的本领的看来,此人肯定手握重权,非富即贵。

    登时换了副谄媚脸,马经理躬着身走过去,未语人先笑:“这位先生,您好您好,初次见面,敝姓马,您叫我小马就行——”

    中年男人一挑眉毛,徐漾见马经理一张嘴说个没完,不动声色地上前一步,“马经理,这位薛总是咱们绿海的股东之一,常年任绿海的常务顾问,今天来销售部,顺便看看大家的工作环境和状态。”

    “当然!当然!”

    马经理笑颜如菊,胳膊一甩,“薛董,您别在这儿站着,快请进,您渴不渴?我这就叫人给您倒杯水!”

    说罢对着满屋的员工一扫,一眼叼住正低着头的吴原,不怀好意地喊道:“吴原!去,给薛董倒杯水来!”

    他没想到自己刚说完这句,身边不怒自威的中年男人忽然一笑,径直朝人群中走去。

    在满屋子惊诧的眼神中,薛建在吴原面前停下来,慈爱又无奈地道:“你这孩子,怎么都不联系我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东谷幽幽的小说情商低真是对不起了啊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情商低真是对不起了啊最新章节情商低真是对不起了啊全文阅读情商低真是对不起了啊5200情商低真是对不起了啊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版权归作者东谷幽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顺隆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