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商低真是对不起了啊

第24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谷幽幽 本章:第24章

    “赵占飞。”

    这声音实在太熟悉了。

    赵占飞忽然张大嘴,陀螺似的转了一百八十度。

    “吴原?你不是出去了吗?”

    黑衣青年站在面前,赵占飞瞥瞥他的手,传单早不知什么时候发完了。

    吴原没直接答他:“赵占飞。”

    赵占飞被他过于严肃的表情吓得一缩:“在、在。”

    吴原:“你自己的合同,自己去签。”

    目光右移,静静扫过刘槐安阴沉不定的脸。

    赵占飞不笨,立刻听出他话里有话,不确定地蹙眉:“吴原,你是不是误会了,刘主管他只是想帮我审审合同,是好心,你看他经验比我多多了,肯定……”

    他一边说刘槐安一边跟着点头,看着吴原的表情很是无辜悠哉。

    “是么。”

    吴原轻轻侧头:“那我也去。”

    赵占飞:“???”

    刘槐安脸上肌肉生生滚动了一下,目光瞬间阴鸷下来。

    “吴原,别人签合同你去干什么?”

    “那刘主管又去干什么。”

    头一次见吴原这么咄咄逼人,赵占飞呆了一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刘槐安冷笑:“小赵刚不是说了吗,我帮他查下合同。”

    “哦,查合同……”吴原看着他,淡淡的一眼,“好熟悉的理由。”

    “刘主管自己说着,难道不耳熟么。”

    他声音一沉,刘槐安好像忽然被什么噎住了,脸色瞬间变得铁青。

    和他相比,吴原的脸却平淡得好像一副静止画,一把拉起怔愣的赵占飞。

    “走。”

    赵占飞傻眼:“可刘主管——”

    吴原神色一冷,吓得他忙闭住嘴。

    刘主管也是奇怪,刚才还说要来帮他看合同,现在居然站在那儿一动不动。赵占飞挠挠头,心里破天荒地对吴原生出一丝丝埋怨,他能力不够,好不容易有个前辈愿意帮忙,居然让吴原给说跑了。

    签合同仪式在诡异的气氛下结束。

    然而好在是没出什么差错,赵占飞悻悻往休息室走,还是不理解吴原刚才的行为,正要进屋,却听见里面传来一阵窃窃私语声。

    “听说实习的时候被抢过单呢……”

    “瞎说,刘主管那么厉害,还用得着抢吴原的?”

    吴原?赵占飞心脏猛地一跳,耳朵竖了起来。

    “骗你干嘛啊?这还是当时一块实习的朋友告诉我的,听说跟刚才赵占飞一样,都是拿陪着过合同当借口,最后趁你跟客户聊天的时候把合同号报给会计,说是自己的功劳……”

    里面一阵沉默,另一人喃喃道:“不会吧……刘主管虽然对女同事刻薄了点,可态度还是挺和蔼的啊,我还以为他人很好呢,怎么会这样……”

    “呿,看咱们新人好欺负呗。”

    两个人的声音淡化了,赵占飞白着脸靠在墙上,后怕地打了个哆嗦。

    转身就跑。

    吴原站在茶水间里,正在等刘陈夫妇的短信,忽听到身后急促的脚步声,刚一转身,赵占飞炮弹一样冲过来,一头扎进他胸口,二话不说来了个熊抱。

    !

    “……赵占飞?”

    胳膊勒得太紧了,吴原蓦地感到一阵呼吸困难。

    回答他的是赵占飞的哭声。

    赵占飞哇的呜咽起来,脑袋使劲往他脖子里钻:“呜……吴原……你骂我吧!我……我不是人,你刚才明明是在帮我,我我我却还帮刘主管说话,真的太、太混蛋太不识好歹了……”

    “……”

    哭声骚刮着耳膜,吴原有些头痛。

    “赵占飞。”

    “呜……”

    “别哭了。”

    “……嗯、嗯。”

    赵占飞抬起脸,整个脸红成了番茄色,点头时不小心喷出一条鼻涕,他慌忙后撤,好险没喷到吴原身上。

    吴原递给他一张面纸。

    “擦擦吧。”

    赵占飞抽搐着接过来,觉得那张面纸忽然变成了柔软纤细的丝绸,他紧紧攥在手里,然后,使劲擤了下鼻涕,擤得干干净净,鼻头红得像喝了酒。

    吴原被他这一系列动作看得无奈地弯了下嘴角。

    笑、笑了?

    赵占飞一愣,眼睛撑着不敢眨,进公司这么长时间,他还是第一次见吴原笑,竟然一点都不违和,反而……他一时间竟找不到形容词,只觉得一颗心都被那轻不可闻的笑给烘暖了。

    “不哭了么?”

    吴原看着他。

    赵占飞摇摇头,忍不住说:“吴原。”

    “?”

    “你腰可真细……”

    “……”

    “田姚还说你不把我当朋友,哼,不是朋友能让我那么抱着吗!”

    吴原:“……”

    “从今往后,你就是我亲哥们……”赵占飞脸皱成了倭瓜,吸着鼻子往外冒脏字:“刘主管这回真他妈太过分了,凭什么总欺负咱们新人啊?吴原,你也赶快把合同签了,咱们这次一定要好好打一回翻身仗!”

    吴原看着他义愤填膺的涨红脸。

    “嗯。”

    “不过话说回来,”赵占飞揉揉眼睛,“你那个客人什么时候来交首付啊?”

    “说是今晚之前。”

    赵占飞笑道:“你还是打个电话问问,早把合同签了心里踏实,虽然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可毕竟关系到你明天的评估,还是稳妥点好。”

    吴原点头。

    他上午发过两条短信,陈女士都回说在忙,想着下午的时间或许会宽裕点,吴原走到售楼中心外,正准备拨电话,手机一震,竟然是陈女士先打过来了。

    按下接听键时,吴原意外发现自己的手有一点抖。

    也许徐漾说的没错,他的确在紧张。

    “喂,陈女士?”

    “小吴……”

    吴原有点听不太清:“陈女士,这边信号不太好,您稍等,我到……”

    “那套房子我们不买了。”

    略显憔悴的话转成耳边一声嗡鸣,风和喷泉声沙沙地响。

    吴原站在风里,浑身冰凉。

    他觉得自己还是没听清。

    “什么?”

    陈女士唉了一声:“小吴啊,真是对不起,我儿子今早突然来电话,说急着要用钱,你也知道,他们在国外念书花销特别大,我也不敢耽误,只是这么一来,首付的现金就不够了,我们其他钱都买了理财产品冻在银行……”

    吴原抬头,有水珠落在他脸上。

    原来不是信号不好,而是他离喷泉池太近了。

    手指颤了一下,吴原闭上眼睛。

    “您儿子没有事吧。”

    “没事没事,哎,那个臭小子,都这么大了还跟家里要钱,真是……”

    她长篇大论地跟吴原抱怨着儿子的不听话,就像那天在南山上说他不会心算二位数乘法一样,现在回想起来,那恐怕也不是抱怨。

    她一定很爱她的孩子,母爱无罪。

    吴原想跟她说这没有什么的,陈女士却一叠声地抱歉。

    “实在对不起啊小吴,还麻烦你带我们跑了一趟南山,其实我和你刘叔叔啊,都特别喜欢你,他是觉得不好意思给你打电话,才让我给你打,唉,昨天都跟你说的好好的……”

    “陈女士,您不用这样说。”

    “好孩子,等我们理财产品到期了,我和你刘叔就去你那儿买房,反正你们那边还有二期三期是不是?以后机会多着呢。”

    “当然。”

    “哦对了,那个定金……”

    “定金我们会在两周之内打还到您卡上。”

    “好的好的,不着急啊……”

    *

    赵占飞想吴原怎么打个电话要这么长时间。

    他一边在门口等,一边想象自己和吴原未来拿着无数合同摔刘主管一脸的画面,越想越爽,忍不住嘎地乐出声,一抬头,吴原回来了。

    他连忙迎上去,笑道:“怎么样怎么样?客人什么时候过来?”

    吴原的脸越来越近,赵占飞笑容僵住,这才发现他脸色异常苍白。

    “客人把房子取消了。”

    “取消了?!”像是一道闪电劈下来,赵占飞突然有种天崩地裂的错觉。“怎么会取消呢??不是连定金都交了吗?!”

    他急得忍不住吼了出来,两声余音震穿楼板,完全忘了满屋子都是虎视眈眈的人。

    闹哄哄的售楼处瞬间安静下来。

    无数双眼睛的打量像刀子。

    “嗬,以为交了定金就万事大吉了?”

    刘槐安端着杯茶靠在桌子边,边吹表面的浮沫边哼笑:“小赵,你说你们进入社会这么久了,怎么就一点成长都没有?交了定金退房的客户多了去了,不到签合同那一步就别笑得太早,培训时不都教你们了吗?全还给我们了?”

    话明明是对着赵占飞说的,字里字外却全瞄准了吴原,赵占飞气得脑袋嗡嗡响,可又找不到话来反驳,一时呆站在那,周围各种声音钻进耳朵,一声比一声刺耳。

    “这下打击可大了……”

    “是啊是啊,我当初就是这样,到嘴的鸭子飞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嘛,只能怪他没做两手准备……”

    “你这么短的时间给我做个两手准备试试!”

    那个员工吓一跳,旁边田姚怒目圆瞪,像是下一秒就能把他活吞了。

    沸水一般的议论声里,李忱抬起眼。

    吴原背光站着,头顶落下一大片阴影,把他的肩膀和身子都衬得十分窄小,像个没长大的小孩儿,这时候的他忽然就不像徐总监了,也再也没有当初那股沉稳的气势,李忱突然感到一阵轻松,还是觉得这个模样和他最配。

    和他们最配。

    *

    吴原无声地往资料室走。

    他记得那里还有好多没发完的传单,户型图也得一块带上。

    他脸上没表情,脚下也没有声音。墙上的表时针指向四点,离下班只剩下两个小时,吴原经过茶水间,刚才赵占飞就是在这儿鼻涕眼泪一大把地拉着他,说两人要一起加油,等他把合同签了,在绿海堂堂正正地待下去。

    那明明只是十分钟前的事。

    “妈……”

    走廊角落里忽然传来谁的哭声。

    是同组的一个新人女生。

    走廊太安静,放大了电话那头母亲的声音——

    “囡囡,身体还好吗?有好好吃饭吗?”

    吴原肩膀一颤。

    “我和你爸爸都很想念你,没关系,如果觉得工作太辛苦受不了,咱随时回家,妈养你啊……”

    鼻梁突然泛起的酸意让吴原猛地抬头,还是晚了,脑袋刚往后仰,眼泪就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倏地往下滑。

    “妈……我也想你……”女生断断续续地说。

    吴原深吸一口气,忽然忘了自己要干什么了,他想赶紧走,身子却一动不动。

    就在这时,兜里的手机连着震了两下。

    吴原这才慢吞吞地掏出手机,看见两条短信,全来自徐漾。

    一种难以言喻的委屈涌上来,刚止住的眼泪突然又往下掉,吴原左手掌狠狠在脸上一抹,打开手机,意外地看见一张照片。

    照片里,徐漾拿着一份刚签好的合同笑得灿烂无比,底下还配了一句话——

    “某个小学弟也加油啊~”

    细小的波浪线从头到尾巴都透着得瑟。

    脸上两道泪痕在手机光照下显得亮晶晶,吴原怔着,满眼都是徐漾拿着合同明晃晃的脸。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低下头,带着浓浓的鼻音轻声笑了一下。

    哭什么呢,还有时间。

    *

    另一边,徐漾打开手机。

    吴原:“办公时间请勿私聊。”

    徐漾:“……”

    “徐先生?”

    客户回头看着望着手机屏若有所思的徐漾,纳闷走得好好的,对方怎么突然停了。

    徐漾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吴原工作时间绝对不会回信息,就算回了,也是极短的两个字,像这样不但回复还一下回八个字的情况,几乎不可能。

    出什么事了?

    他心里一紧,吸了口气把手机扔兜里,对客户说:“不好意思张先生,今儿先不跟您家人一块吃饭了。”

    也不说原因,转身就往停车场走,两步后突然又变成了快跑,客户愣了会神,想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刚才那一瞬间,他居然在这位淡定如风的金牌销售眼里看到了一抹惊慌。

    *

    就在众人还在大厅讨论的时候,吴原走了出来。

    走得很快,赵占飞都呆了,不知道都快下班了他这是要去哪儿,急道:“吴——”

    吴原回头,赵占飞尾音突然掐住,看到对方瞳孔里有一种说不出的东西在游动。

    和刚才判若两人。

    猛地往后退了一步,赵占飞嗓子干干得说不出话,刚才那一瞬,他只觉一种陌生的气场从吴原眼里弥散出来,明明很冰很凉,却像只打火机蹭一下点燃了他心里的冲劲儿,他突然一阵热血沸腾,过去用攥湿的掌心在对方肩上一拍。

    “加油!吴原!”

    吴原没说话,外面天色暗下来,衬得他脸奇白,眼睛奇亮,没有一丝一毫放弃的意思。售楼中心鸦雀无声,众人呆呆地看着他,喉咙里像是生了疙瘩似的,血液往头顶冲,好像对方背着的包里装的不是资料,而是一块磁铁,稍不留神精气神就要被吸了去。

    李忱手机差点掉地上。

    他深吸一口气,心里坐过山车似的上下颠簸,螺丝钉儿卸了,整条车飞出山谷——

    吴原的确不像徐总监。

    他只像自己。

    李忱忽然觉得刚才看到的沮丧的小孩宛如吴原跟他开的一个玩笑。

    原来在这等着他呢。

    *

    吴原又发了整整一个小时的传单。

    在这之间有五个人对楼盘表示有兴趣,但近期都没有时间去看房,还有两个兴致缺缺,但是留下了吴原的名片。

    还有一个小时。

    吴原望着售楼处上面松缕色的绿海logo,从没觉得它这么亮这么夺目过,他心里忽然有一种很莫名的东西涌上来,手指攥得特别紧,掌心汗津津的。

    电话铃就在这时响了起来。

    一串陌生的来电号码,吴原疑惑了一下,接通:“喂?”

    “喂,小伙子?还记得我吗?”

    那边响起中年女人的声音,嗓门特别大,吴原一愣,就听对方笑呵呵地道:“咱们昨天还在商业区那儿见过面呢,你还给了我和我女儿一张传单——”

    心里涌过道电流,吴原想起来了。

    是他昨天在喷泉池那边遇到的母女。

    那时候两人为一套房子的风水吵得很凶,当着他的面不欢而散。

    “当然记得。”他握紧了手机,心顶在喉咙口,竟有些语无伦次,“您……您如果对那套房子感兴趣,我可以带您去南山看……”

    “不用不用,”母亲打断他,笑着压低声音,像是怕谁听见似的:“我呀,今早上拉着那风水大师亲自跑了趟南山,你猜人家大师怎么说?人杰地灵之地!又有山又有水的,跟我家芃芃八字太和了……”

    好像有什么把吴原的心紧紧攥住了,对方已经去过南山,又对地理位置很满意,那也就是说……

    忽然电话那边一片嘈杂,年轻女孩的声音夹杂进来,母亲赶紧道:“我们已经在路上了,大概还有十五分钟到你们那儿,你把上次那套房子的户型和整层的结构图准备好,我还得再检查一下小区的规划和楼层内的结构,风水这东西可马虎不得——”

    说完这句立刻挂断。

    吴原心脏在腔子里跳如擂鼓,只觉得这通电话打得兵荒马乱。

    但——

    不论如何,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

    何媛拉着女儿单芃到南山新语售楼处的时候,时间已过五点半,外面天色全黑,然而售楼中心里却是灯火通明,她正要给吴原拨电话,忽然见台阶上站着一道黑影,半边脸被背后的灯映地微亮。

    看见她们,黑影走下台阶,一张冷清白皙的脸缓慢移进,吐出一口白气:“何女士单小姐,外面冷,先跟我进去吧。”

    母女二人愣了下,只觉得对方和上次见面时相比似乎有哪里不同了,可又说不上具体是哪,不约而同地跟着吴原挪动了脚步,直到走到大门前,看清楚青年被屋内白炽灯映得星光点点的瞳孔时,才突然反应过来,不同的到底是什么。

    气场。

    上次还只是沉稳,这次却是不容拒绝的坚定,母女俩都是能说会道的人,可从刚才到现在,硬是被那股气势压得说不出话来,就差直接把银行卡拿出来刷了。

    何媛赶紧咳嗽一声,买房可不是闹着玩的,哪能销售说什么就是什么,赶紧从吴原身上移开视线,挺胸抬头先一步进了屋。

    进门的一瞬间,无数双眼睛都往这边看了过来。

    何媛以为大家都在看自己,心里一美,不动声色地抬起套着三克拉大钻戒的手,顺带把值一套房子定金的皮包往挎前移了移。

    单芃:“……”

    她因为和吴原年龄相仿,态度上就随性了多,胳膊肘碰了碰吴原:“一会儿可有你受的了,我妈看房——”

    她啧了一声,“麻烦得要命!”

    吴原:“我知道。”

    “……”单芃噎了一下,知道还这么淡定?

    她不禁替这个天真的销售小哥捏把汗,吴原转过来,看着她:“单小姐喜欢那套房吗?”

    单芃撅了下嘴,脸皮紧紧地道:“喜欢啊,但我喜欢又有什么用?得我妈她老人家首肯了才行。”

    “好。”吴原点头。

    单芃一愣,好,好什么?

    吴原在她的注视下柔和了眼角,浅声说:“我会让她首肯的。”

    单芃:“……”

    她摸摸莫名其妙烧灼起来的脸,心脏砰砰的。

    赶紧按按胸口,淡定淡定,你可是有男神的人啊!

    一边想一边还是忍不住抬头,“天真”的销售小哥背影如修竹,发梢在灯光下是一种柔软的银色,比不上她男神走红毯时的镁光灯,却比镁光灯更柔和真实,单芃深吸一口气,发现不光是自己,所有人都在看着他。

    田姚第一个回过神来。

    来不及想吴原怎么在这么快的时间内找到的客人,她当即推了赵占飞一把:“快去倒两杯水来,要温的!”

    赵占飞差点被她推懵了,田姚跺脚:“快去啊!”

    赵占飞看看吴原,又看看两位非富即贵的客人,脑袋忽然跟过了道闪电似的,转头就往茶水间跑。

    他在那边倒水,田姚则在这边自发替代了正在后面偷懒的前台妹子,恭恭敬敬地把何媛单芃母女迎到了会议室,中间过道有人挡路,她登时了拿出林主管的眼神和气势,人挡杀人,鬼挡杀鬼!直把四周众人瞪得分开一道分水岭,自动腾出道来给三人走。

    “女士小姐,请坐。”

    说完这一句,赵占飞的水也来了,他一路走得慌慌张张,最后手一抖居然洒了两滴,田姚一记眼刀飞过去,吓得他差点咬了舌头。

    头顶响起吴原怔然的一声。

    “谢谢……”

    赵占飞挠挠头,想自己还是不够了解吴原,看他眼里晃动的光,他竟然猜不出那是什么意思。

    田姚这时反倒腼腆了,从“林主管”退化成了羞涩小女生,红着脸冲吴原摇摇头,连声说“没事”,说到第二声时,头顶忽然“滴”的一声响,空调开了。

    转身,林主管本人站在门口,一脸严肃地正拿着遥控器调高温度,房间逐渐暖和起来,她看向正愣愣对着她发呆的赵占飞和田姚,眼神往外一挑。

    快出来!

    赵田二人瞬间会意,一猫腰溜出了会议室。

    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林主管那么节约能源的一个人,居然在十月底这种尚可以忍受的温度里开空调!

    林燕轻声关门,一切动作都一如往常的潇洒利落,只有攥着门把的手捂出了层虚汗,吴原的背影在逐渐闭合的门里逐渐瘦削,变成一道黑色笔直的线,林燕深吸了口气,在心内无声道:小原加油啊!

    屋里,享受着温水和空调的何媛满意地点点头:“绿海真不愧是绿海,服务就是到家。”

    话音刚落,就听哗哗几声,吴原抖开三张a3号大纸,并排铺在了她眼前的桌上。

    一张户型图,一张楼层图,一张整个小区的俯视图。

    吴原看着她的眼睛:“何女士,您想先从哪一张看起?”

    “……”何媛愣了愣。

    这些天她也看过不少房子了,那些销售一开始都当她好打发,最后却无一不被她连续抛出的几个风水问题问得面红耳赤。偏偏这位姓吴的小伙子,准备得齐全就算了,神色也是难得淡定,也不知道是装的还是肚子里真有丘壑。

    何媛假装若无其事地点点头,实际眼角眉梢都透着打量,就着吴原的话,手指朝那张俯视图一点:“先从整体开始吧,人家都说小区的风水布局比室内更重要,当时那位大师还说……”

    “在那之前,”吴原打断她,定定道:“不如我先为您分析一下小区的风水,如果漏了哪点,您可以随后补充。”

    何媛嘴一张:“你也懂风水??”

    吴原:“一点而已。”

    林燕的笔记之所以被称为黄金宝典,就是因为里面内容无所不包,像风水这样的经典房产销售学知识,更是作为专题介绍在笔记中占了整整三分之一的篇幅,其中记录了林主管这些年来碰到的所有风水案例,因为全,基本看过笔记的人都能变成半个风水专家,更何况吴原把一整本都背下来了。

    何媛彻底惊住了,现代年轻人买房根本不讲究风水,搞得许多销售对这一块越来越不重视,一问三不知是常态。

    她怀疑对方是想随便说几点糊弄她,却见吴原的手指在俯视图上一滑——

    “先说地形,您的那个风水先生也说了,南山是人杰地灵之地,因为它前有山,后靠水,山象征生活安稳,水象征财运旺盛,过去人以依山傍水为圆满,所以从地势上来看,南山新语风水属于上乘。”

    何媛面色微动,吴原竟说得和那位先生几乎一字不差,可一想风水左不过都是那点道理,懂点儿也没什么,便只点了下头,鼻子出一声气。

    “嗯,继续。”

    “其次,”吴原手又移向中间并排的三栋楼,“您看中的那套房是三号楼,首先奇数楼层有助聚集阳气,再有和前面二号楼之间距离极宽,楼间距宽且视野开阔的地方在风水上通称为明堂地,中间又有一条从山上引下来的溪水,称为明堂水,有助于提升财运,地水相合,又被前方的二号楼挡住,恰好将明堂之气聚集在一起……”

    单芃听得一呆,什么明堂地明堂水的?这小哥到底在说什么啊?

    一扭头,就见母亲眼睛盯着吴原,不知什么时候表情完全变了,聚精会神得快要屏息静气。

    单芃哪见过母亲这么专注的模样,默不作声地打量吴原,就见对方嘴唇上下翕动着,上嘴唇偏薄,中间部分微微下凹,下嘴唇却又看着很柔软,整体形状特别好看——

    天……这种时候她到底在想什么……

    在她神游天外之际,吴原已经把南山新语楼体形状,颜色,以及小区每个角落的景观等都讲过一遍,何媛最开始还惦记着风水大师给她列的那张单子,后来因为太入神,把整张纸都抛在脑后,眼睛隔好几秒才眨一次,其间不知道点了多少回头。

    她平时最喜风水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可惜家里老公女儿全对此排斥不已,没想到,偶然碰到的这个年轻小伙子竟然懂得这么多,而且说话声音有种说不出的悦耳动听,淌在心间如温润溪泉,简直比听那些大师的风水讲座还要享受。

    第三百次压下掏出银行卡直接签合同的冲动,她本着替自家女儿负责的原则:“那楼层里呢,电——”

    “电梯有专门的电梯间,”吴原垂眸,像早已经知道她要说什么,“两个电梯门互相对着,不会朝向楼层内任何一间房阻碍气流。”

    何媛一撇嘴,“那供暖和供水设——”

    “设备设施置放在地下一层,整栋楼隔音效果良好,不会有任何机械振动带来的负面影响。”

    “垃——”

    “垃圾桶也有专门的废品间,且您选中的房子离废品间最远,邻居如果倒垃圾绝对不会有噪音。”

    何媛的嘴还保持着“垃”的口型,心里几乎纳了闷,难道这孩子懂读心术?怎么她说什么他都能接的上来?

    单芃忍不住一捂嘴,要知道她母亲可从没被谁噎成这样过啊,她感慨地看着吴原,眼神几乎带了丝崇拜。

    *

    “还有什么需要我补充的么?”

    三张图没过多久就解释完了。

    何媛做了个深呼吸,还补充什么啊,她脑中回放了遍吴原刚才说的话,几乎句句都踩在风水先生列出的那些点上,她默默在心中有了计较,却见吴原将那三张纸收起来,张了张口,似乎还有话说。

    “您如果没有,那我还有一点。”

    “还有?”

    何媛一愣,该说的都说了,难不成他还要掘地三尺,分析一下泥土的成分?

    在她心中这套房已经近乎完美,夸无可夸,难道楼盘里还有什么隐藏设施?正想着,冷不防见吴原抬起眼睛静静地看过来,目光由坚定缓缓转为柔和。

    何媛脸盘儿一抖。

    “还有一点……”

    吴原看着她。

    “您的女儿很喜欢这套房子。”

    浅淡的余音和屋子里温暖的空气融在一起,何媛脑袋嗡地一声,刹那间几乎不能理解吴原的意思。

    “何女士,人的喜好是比风水更加玄妙的东西。”

    暖黄色的灯光落在吴原脸上,这一刻的他目光异常温柔,“想象一下您的女儿每天早上起床,第一眼看到是阳光充足的卧室,晚上回家,客厅的整面墙被太阳染得火红,这套房子里处处都是她喜欢的阳光,我想……即便她在外面有再多的不愉快,回到家的那一刻,也会烟消云散的。”

    随着吴原话语的起落,母女二人的表情皆有些怔愣和向往,何媛甚至觉得有一瞬间看到了自家女儿蜷在通透明亮的卧室里,一脸满足微笑着的画面。

    怔了怔,她破天荒地生出了反省的心思,做家长的给孩子买房,不就是为了让孩子衣食无忧,安稳地度过后半生吗?连那个风水大师都提过,心情会影响一个人身周的磁场,她怎么就忘了呢。

    女儿大了,她不光没有给过她足够的尊重,而且无论她干什么都要干涉,完全没考虑过女儿的心情。

    “芃芃。”

    何媛深吸一口气,忽然感到无限愧疚,“妈以前太偏执了,总想着让你平平安安,想给你提供最好的环境,一不小心就钻了牛角尖,忽略了你的意见……”

    单芃愣愣地看着在自己面前红了眼眶的母亲。

    鼻头不知怎的也酸了起来,她早习惯了和母亲一天七八次地吵,猛地看到母亲这副模样,反倒有些无措,母亲再固执,可初衷都是为了自己好……一想到这里,从前的种种不欢而散突然就变得无奈可爱起来。

    世界上除了父亲母亲,谁还会再这么掏心掏肺地对她啊。

    “妈,您别这么说……”单芃喉咙哽了哽,开口时才发现自己嗓子有些哑。

    两张纸巾递过来。

    纸面下陷,褶皱柔软。

    母女俩抬头,吴原捻着纸巾,沉默不言地望着二人,还是一如既往地没有表情,可她们却觉得他的表情再没有一刻比现在更柔和了。

    “唉,小伙子……”何媛接过纸巾擦眼睛,“让你见笑了。”

    要不是这孩子,她又哪儿能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呢,何媛拎着皮包起身,对着吴原微微怔愣的眼睛笑道:“这套房我买下了。”

    就像说“今天你吃了吗”那么自然。

    “哪怕它没有那些个明堂地明堂水,哪怕大门对着电梯,我也要给它买下来。”何媛看着女儿道。

    然后她便看见吴原目光一凝,定住了般不说话,过了许久,才谨慎开口:“我带您去交定金。”

    何媛噗嗤一笑,大钻戒又开始晃:“还交什么定金啊,我连首付都带来了,今天连着合同一块儿签了吧,以免这么好的房子被人抢走了,让我家芃芃伤心。”

    单芃吐了吐舌头。

    *

    赵占飞在门外对诸天神佛拜了千八百遍。

    不知念到第几遍时,会议室的门突然开了,一串欣然的笑声随着何媛的脚步声响在耳边,赵占飞回头,看见了这位女士明晃晃的大钻戒,和拉着吴原的手时怎么也合不拢的嘴。

    一道抽泣声。

    田姚扭头,看见赵占飞脸上的眼泪吓一跳。

    “哭什么啊你?”说完这句,她自己鼻子也酸了。

    赵占飞捂着脸:“我……我太高兴了……”

    吴原终于能留下来了吗?

    拜托老天,千万别再出什么差错啊。

    何媛笔走游龙,签起合同来快如闪电,刷信用卡的时候赵占飞心都提嗓子眼里了,生怕突然冒出什么余额不足,此卡已废的乌龙,结果直到几十万的首付款刷下去,读卡机都没出一点幺蛾子,吐收据吐得干净利落,顺利得他以为自己在做梦。

    抬头,分针指针指在五点五十八的位置上,离下班还有两分钟。

    满屋子都颓了,除了刘槐安,所有人都怔愣地看着吴原,不管他们原来是以什么心态看待这个新人,起码此时此刻,心中除了佩服还是佩服,在最后两小时内力挽狂澜,这种经历快能在绿海的年末最励志表彰里排前十了吧。??

    前方,吴原低着头,在合同上盖小红戳时的脸看着异常冷漠,众人有点无语,这小子到底是冰做的还是铁做的?这种时候,无论如何都该笑一笑才对吧?

    李忱坐在角落,从这个方向只能看到吴原的后脑勺,他刚在手机游戏上输了一场pk,还没来得及关,屏幕一行英文字不住地闪——

    “gameover,tryagain?”

    ……

    “太好了!!!”

    “小冰山终于不用走了!天呐我不敢相信!”

    “啊啊啊感谢老天我要回去焚香净手,一个月不吃肉了!”

    被挤到后排的女员工们长松了一口气,双手合十差点哭出来,其中一个动作太大,胳膊肘不小心杵到了身后的人,忙扭头道:“对不——”

    然后她看见了头发凌乱,掐腰喘气的徐总监。

    就像刚跑了一场马拉松。

    她张大嘴:“徐——”

    刚说一个字,徐漾低头,手指抵在唇间轻轻“嘘”了一声。

    女生脸一下红了,捂住嘴点头如捣蒜。

    徐漾冲她笑笑,目光慢慢拉长,在吴原签字时心无旁骛的侧脸上定格。

    他没想到自己一进售楼处,就能看到这么赏心悦目的一幕。

    视线下移,他扫过吴原那身洗了穿穿了洗的西装,然后,对着对方的皮鞋皱起了眉。

    两边鞋跟磨掉一个大角,亏他能保持平衡不摔跤地走到现在。

    徐漾眯眼,吴原的破西装和破皮鞋都让他感到刺目。

    他忽然发现自己看不得他有一点点的不好。

    想法一出,脖子到头顶后知后觉地泛起一丝酥麻。

    徐漾拿手捏了一下,掌心碰到了脸,竟有点热。

    “……”

    女员工听到脚步声回头,发现刚还站在背后的徐总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签完合同,何媛兴致勃勃地拉着吴原说话,越聊越觉得这孩子讨喜,单芃站在母亲旁边,她一向都是大喇喇的性子,这会儿却不知为什么羞涩了,眉目缱绻地看着吴原,从旁边路过的田姚看见这一幕,当即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下了班,赵占飞满心惦记着和吴原一起去吃晚饭庆祝,眼见吴原进了会计室,他在外面耐心等着,拿手机搜附近有什么好吃的。

    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吴原都没有出来。

    最后连会计都下班回家了,赵占飞终于忍不住,轻手轻脚地往会计室走。门没关,还留着条缝,赵占飞走过去,在异常凝滞的空气里屏住呼吸,往里一看。

    屋内,吴原站在会计桌前,眼睛盯着刚签好的合同正在发呆,手里还攥着刚才用过小红章,紧紧的。

    赵占飞一怔,不知为什么心里一酸,正犹豫是不是该出声叫他,却见吴原忽的低下头,发出颤抖的,含混不清的一声:“妈,我今天……妈……”

    光线太暗了,赵占飞不确定他眼角那亮亮的一闪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东谷幽幽的小说情商低真是对不起了啊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情商低真是对不起了啊最新章节情商低真是对不起了啊全文阅读情商低真是对不起了啊5200情商低真是对不起了啊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版权归作者东谷幽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顺隆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