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商低真是对不起了啊

第28章 |||家|发|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谷幽幽 本章:第28章 |||家|发|表

    “南山新语是新城南郊首个依山而建的综合社区,占地约520亩,总建筑面积约合45万平米……”

    激光笔随着青年干净的声线在沙盘上移动,唐静听得入神,点头的时候频频抬眼打量对方,和声音一样,小伙子长得也很干净——五官清秀,眼睛黑白分明,身上没有一点现代年轻人的浮躁气。。

    唐静想了想自家一个比一个爱得瑟的徐漾徐淼,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不由得多看了吴原几眼。

    “……您刚才看的那栋是五号楼,这一栋背靠南山,四周风景最好,但同时也离未来即将建成的铁轨最远,需要看您更偏好哪一点,如果不介意距离,可以把五号楼纳入考虑范围,竹林,枫树,亭湖等几个景点都在一公里内,对您未来……”

    整整十五分钟,对方脸上都没表现出一丁点的不耐烦或是催促之意,唐静看他说得这么认真,反倒有点不好意思了,笑着坦白道:“那个,小伙子啊……”

    吴原立刻停住,认真地看住她的眼睛:“抱歉,是我讲的太快了么?”

    “不是不是,”唐静忙摇了摇头,笑道:“我只是想跟你说,其实我今天并不打算买房,就是来随便看看,好孩子,难为你给我介绍了这么多,我也不耽误你时间了,快去忙吧。”

    说着心里一紧,想小伙子肯定要失望了。

    哪知吴原神色不变,看着她,轻声道:“不耽误的。”

    唐静:“?”

    “买不买都没有关系,我为您多介绍一些,您可以对房市和类似楼盘有一个大致了解,如果未来有买房计划,也能少走些弯路。”

    青年黑色的眼瞳静静地望过来,眨眼间,竟透着一股不符合年龄的纯净天真气。

    “……”唐静一怔。

    吴原冲她点了一下头,继续介绍起来。

    唐静不由自主地跟着他继续往前走,她没说话,实际心里暖得一塌糊涂。

    因为徐漾的工作性质,她对销售向来都格外宽容,服务业一行,看人下菜碟在所难免,哪怕刚才一进门被几个势利眼的销售上下打量也没动怒,毕竟一个不能带来业绩的客人,换作是她估计也不会搭理的。

    可眼前的这个孩子……唐静不动声色地打量对方——似乎比起业绩,他更在乎的是工作本身。

    蜷了蜷手心,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忽然就想摸摸这孩子的头。

    “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吴原怔了一下,“吴原。”

    唐静笑道:“好,我记下了,等以后我身边有人买房,一定把他们推荐给你。”

    说完了她在心里笑了一下,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妈是怎么当的,明明儿子也是销售,她却压根没想过要给他推荐人脉,反而是眼前这个素未谋面的小伙子,实诚得几乎让她心疼,忍不住就想要为他做点儿什么。

    “谢谢您。”吴原嘴唇动了动,比起喜悦,他此刻神色竟显得莫名慎重,唐静离得近,甚至能听到他轻轻的吸气声,她忽然就有种自己刚才交给他的不是人脉,而是那几个人的人生的错觉。

    “我会尽力为他们找到最好的房子的。”

    温和的声音落在耳畔,唐静当天往家走,天冷,可她一颗心就像被什么给捂热了似的,说不上的温暖和煦,走到大门外了还三步一回头,对着门口吴原的背影喃喃道:“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孩子。”

    某一秒她忽然陷入了深深反思,想难道是她的教育方式不对,怎么自家的样儿和淼儿还没有人家孩子一半省心呢?

    *

    中午,马经理公布了分到尾盘项目卖房的销售名单。

    刘槐安,梁心鑫,赵占飞,田姚等均被分在内,吴原目光向下移,在最后一行看见了自己的名字。

    “太好了吴原,咱们又是一组!”

    赵占飞扑过来,兴致勃勃想跟吴原来个击掌,“耶——”

    吴原看着他,丝毫没有抬起手的意思。

    “呃……”赵占飞尴尬地收回手,改嘿嘿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听说是那种仿明清风格的小楼呢,一套比南山新语贵上好几百万,哪怕卖出去一套咱也了不得了!”

    吴原没说话,从桌上拿起一张尾盘项目的宣传单。

    这一项目名为“颐和水郡”,仅凭宣传图上来看就是一片湖光山色,地处皇城根脚下,紧邻皇家避暑园林,交通方便,闹中取静,现在一平米已经叫到天价,客户群比南山新语还要高一个档次。

    听着挺美,可实际并不好卖,尾盘房分两种,一种是销控保留下来的好户型,通常资源都捏在主管以上老员工手里,一种就是因为朝向通透等原因卖不出去的烫手货,对新人来说,无论哪一种,卖出去的可能性都十分渺茫,叫过去都是替老员工打杂的。

    可一旦卖出去,分红也远非其他公寓楼盘能比。

    徐漾一大早起来就忙着在总部开会,包括林主管在内的一部分销售留在南山新语,其他人则由马经理带着,前往颐和水郡售楼处。

    下午一点,众人在皇家园林门口鱼贯下车。

    本市的绿海员工虽然打小在这儿长大,可实际来参观的次数少之又少,众人走一路看一路,心情好比秋游,顺着皇家园林的侧门往里走,整条街都是众人嘻嘻哈哈的回声。

    马经理头疼地捏了捏太阳穴。

    园林附近树多阴冷,站在大红矮墙之间时穿堂风嗖嗖的,赵占飞打了个抖,神经兮兮地朝两边扭头:“哎,这儿晚上不会闹鬼吧,我记得原来在论坛上看——”

    “嘘!”

    田姚小脸煞白:“多大人了还相信这种伪科学,那些照片都是电脑合成的,对、对吧吴原?”

    吴原睫毛一抬:“我不知道,没见过。”

    他一身黑站在红墙琉璃瓦之间,抬头时眼珠被没有杂质的天空映得泛着微蓝色,田姚吸了口气,忽然就什么也不怕了,跑过去笑眯眯地贴着吴原走,她忽然注意到对方换了新鞋,“呀”了一声,真心夸赞道:“吴原,这双鞋真好看,在哪儿买的?”

    吴原脚步微顿,听不出情绪地道:“世贸街。”

    “世贸街?就是那个世界名品店扎堆的商业区?”田姚张了张嘴,没想到吴原看着朴素,竟然会舍得花大价钱买鞋,刚要继续问,却听马经理在前边喊了一声,抬头,这才发现他们不知什么时候已穿过了皇家园林,来到颐和水郡的建筑群范围内。

    一条拱桥立于昆玉湖上,越过桥,便是隐于明清古典庭院中的大型平层宅邸群。

    粉墙黛瓦,宛如水墨画中景。

    水汽扑面而来,众人吸气——接下来的两周,这里就是他们的主战场了。

    吴原默默站着,从左到右环视。

    颐和水郡不愧被誉为新城的豪宅参照系,不光楼体风格最大程度模仿了旧时的古建筑风貌,且还与东边的玉泉山,南边的昆玉湖相对,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山清水秀的素雅气。

    “我天,我这辈子要能有套这样的房子就无憾了。”赵占飞捂着胸口道。

    好项目本身就能招来不少客户,再加上“尾盘”“最后机会”等关键词一打出来,许多当初没来得及出手的富豪蜂拥而至。众人赶到颐和水郡售楼处的时候,看到原本留守在那的员工被无数客人围得团团转的场面,都傻眼了。

    “还愣着干嘛啊,动起来动起来!”马经理在背后一声嚷嚷。

    于是众人被赶鸭子上架似的,慌忙放下大包小裹,好多人的思维模式还停留在南山新语,一张口就是“红叶”“山泉”,好几次搞得客人摸不清头脑,效率创了有史以来新低——兵荒马乱了几个小时,除了刘槐安拿到一个有购买意向的客户之外,其他人连一个电话号码都没捞到。

    更不要提完全没机会和客户说话的吴原。

    下午休息时,马经理把众人召到办公室,拍桌子道:“这效率哪儿行啊?!你们要好好考察这些户型的特征,结合周围大环境,揪出卖点,找准痛点,有针对性地推荐给客户!”

    一堆虚话,众人听得昏昏欲睡。

    “经理,您说得倒是轻松。”梁心鑫没骨头似的靠墙歪着,“您怎么也不看看留下来的都是些什么户型?朝向不好,通透性又不行,要不然就是空间利用率太低……这怎么住人啊?”

    众人眼观鼻鼻观心,沉默代表无声的赞同。

    马经理噎了一下,梁心鑫说的那套房子他知道,是紧挨着昆玉湖顶层的一套大复式户型,朝向通透暂且不说,却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客厅奇大,卧室又奇小,整套房子空间尺度比例极不协调,在那些喜欢大卧室小客厅的中国老百姓眼里简直如同鸡肋。

    他也试着分析过卖点,可想来想去也无果,又拉不下脸去请教徐总监,现在,面对满屋子一双双探寻的眼睛,他咳了一声:“都看我干什么啊?答案又没写在我脸上?!”

    “你说说你们,一遇到问题就想着求助别人,从来不知道自己解决,如果什么都由我来想了,还要你们干什么啊?!”

    众人闷头听着,忽然比任何时候都要想念徐总监。

    徐总监在,好歹能给大家一个方向,马经理这一看就是肚子里啥也没有,反把错误都推到他们身上。

    卖不出的房子一般会被开发商自己承包下来,留作未来自用或商用。但那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该往那方面想,但看马经理这个态度,八成已经在心里做这类打算了。

    吴原垂眼,对着那套在众人眼里一无是处的户型若有所思。

    无论真实情况如何,都应该去看看。

    “哎,吴原,你去干什么啊?”

    赵占飞望着突然往外跑的吴原,张大嘴惊呼。

    回应他的是自动门的移动声,吴原的黑色外套被风鼓起,一眨眼就已经走远了。

    赵占飞:“?”

    所有楼盘已经封顶,为了便于给客户介绍,销售人员可以随意进出整个小区。

    安全帽太大了,贴着额头在眉心压下浅浅的痕迹,吴原扶着帽子,拿着户型图一路沿着地图上的路线走到那栋名为“鸢”的小楼。

    小楼总共三层,那套房子位于顶层,吴原抬头往上望了一眼,走了进去。

    绿海不愧为理想主义的践行者,楼体设计优秀,没有因为过多追求得房率而压缩公共楼梯和电梯间的面积,吴原沿着一层慢慢往上走,手里捏了把卷尺,将楼梯宽度等将与手中的数据册一一比对,确保一切符合安全范围,才放心来到三层。

    钥匙旋开雕花黑铁门上的锁孔,又是一道电子锁,吴原输入默认密码,门开了。

    新房的味道扑鼻而来。

    吴原吸气,目光穿过玄关,一眼看到了阳光通明的大客厅。

    他走过去,房子精装修过,地面上铺的是亚麻色的软木地板,走在玄关时还有点阴冷,可一旦踏入客厅,却是满室明黄,全然不同的温暖了。

    吴原扫视一眼,图上写的没错,这一间的客厅面积几乎是其他户型的两倍,朝北,阳光充足,透过一整排落地窗能清楚看到外面玉带般的昆玉湖和几截秀丽拱桥,可对客厅使用面积没有过多追求的中国人来说,还是太大了。

    总共四间卧室,楼下三间,阁楼上又有一间,每间的使用面积跟同小区的其他户型比还不到一半,很难舒适地规划生活空间。

    门的方向开得也刁钻,无法和客厅内的落地窗达到对流效果,古来讲究的南北通透问题,也很难实现。

    漏洞百出的一套房子。

    然而,吴原隔着安全帽和额发往上飞出视线,对着高悬的吊顶和宽敞的客厅望了一会儿。

    无论什么样的房子,都有它独特的魅力。

    再不符合逻辑的房子,总会有赏识它的买家的。

    将房子的每个角落都拍下照片,尤其是充满阳光的大客厅,拍了十张不止,办完这些,吴原沿着石桥往回走,走了一半,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道咆哮声。

    “行啊,离就离,我他妈也早受够了!”

    吴原抬头,一个身穿灰色西装的男人靠着墙在打电话。

    “本来也基本见不着面,离婚不过就是多道手续而已,你不是想要套房子吗,今天我就把房子给你买下来,以后各过各的,谁他妈也别打扰谁!”

    说着,下狠劲似的挂断电话,吴原垂眸从他身边经过,擦肩而过的瞬间,忽然听到男人叹了口气,吴原在那饱含着各种感情的叹息里抬了下眼,见男人耷着眉毛,比起咆哮过后的泄愤,他脸上的表情更像是在懊悔,浑身透着的无奈气息和刚才判若两人。

    吴原深深看了他一眼,随即头也不回地走了。

    回到售楼处,满屋子闹哄哄如同沸水,吴原穿过人群,径直走到后面的办公区,打开电脑查资料。

    田姚去接水的时候从他旁边经过,就见吴原脊背挺直,键盘敲得也很快,她有点好奇,忍不住探了探脖子,结果不探还好,一探整个人都呆了。

    吴原正在浏览各大门户网站,还同时开了好几个论坛窗口……

    划水划得明目张胆!

    “吴原田姚,你们俩在那儿干嘛呢!”

    背后突然冒出来马经理的一声吼。

    田姚吓得一个激灵,怕吴原被发现,慌忙一转身挡住屏幕对马经理微笑:“没、没干嘛,我们在研究那张户型图呢。”

    “一张户型图还能研究出花儿来啊?赶紧到前头来帮忙,刘主管客户杯子里的水快喝完了,赶紧过去添上。”

    田姚不情不愿地道:“是……”

    “那个,吴原……”

    马经理走了以后,田姚弯下腰,对吴原道:“小心点儿呀,你这样很容易被发现的。”

    吴原疑惑地抬眼,“发现什么?”

    田姚心里替他着急,又不好意思明说,支吾半天:“发现……发现你偷懒啊……”

    吴原一怔,摇摇头:“我没有偷懒。”

    “没有?”

    田姚往电脑屏幕前凑,“可我刚才还看见——”

    说着话音忽然一顿,她终于看清了吴原打开的那些网页内容。

    满屏的英文,域名却又是以cn为结尾……

    田姚自从过了四级,英语已然全退给老师了,她以仅剩的词汇量仔细分辨了半天,发现这些都是在中国生活的外国人使用的论坛,论坛分各个生活版块,其中吴原浏览的,正是租房/买房一栏。

    脑内过了道闪电,田姚结巴道:“吴、吴原,你该不会是打算……”

    “是。”

    迎着她不确定的目光,吴原点头,眼瞳黑得发亮:“我想把那套房子卖给在新城居住的外国人。”

    田姚倒吸一口气,有点头晕。

    虽然她早知道吴原专业知识过硬,但她无比确定对方这次还是想的天真了,中国人不买的房子,难道外国人就会买了吗?她嘴唇动了动,不好意思直说,而吴原也不再解释,重新面对了屏幕,点开“发表新帖”一栏,开始用英文发布销售信息。

    等等,英文?

    田姚张了张嘴,仿佛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吴原就已经把小区简介写完了,连思考措辞的时间都没有,和她过去写英语论文时那种一小时挤一百字的感觉完全两码事。

    这种速度,她只有在徐总监给外国客户发邮件时才见过。

    就算吴原是b大毕业的,可他毕竟是理科生,这种英语水平怎么看也是海归才有的吧?

    田姚忍不住道:“吴原,你英语真好啊。”

    坐在电脑前的青年敲打着键盘,淡淡道:“之前考虑出国的时候,温习了很久。”

    “出国啊……”

    田姚点点头,完全没听出他声音的异样,也跟着一脸向往,“我之前也想过要出国呢,可因为舍不得离开家就没去,哎吴原,你想去的是哪个国家啊?”

    吴原轻轻按下回车键,垂眸,开口时睫毛跟着颤了下。

    “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田姚笑道,“好地方啊,空气好气候好,我记得咱徐总监就是在澳洲悉尼大学毕业的吧?”

    她笑眯眯地等着吴原回应,谁知等了半天,吴原也没再说一句话,仿佛是在全神贯注做着发帖这件事。

    田姚不敢再打扰他,悄悄往外走,谁知刚走到门口,就见一对夫妇走进售楼处,男的穿灰色西装,女的更是一身精英白领范,深蓝色眼影,砖色口红,比以前的林主管还林主管。

    两人都冷着脸,一股凛然不可侵犯之势。

    新人都不敢上前,马经理硬着头皮上去,笑道:“先生女士,今天是来看什么的户型的啊?”

    男人眉头一皱,下巴朝女人那边努了努:“问她!”

    女人一边发短信一边开口,眼皮抬都没抬:“随便来一套吧,我赶时间。”

    你俩来是吵架的啊还是买房啊?众人侧目。

    马经理做这行那么多年,什么人没见过,跟吓傻了的新人们相比,他可不管客人如胶似漆还是貌合神离,能卖出房就行,而且还说随便来一套,更是典型的有钱没处花,这种人的钱,不赚白不赚。

    他忽然想起那套各个地方都不完美的复式四居,笑眯眯地把两人引到沙盘边上,把房子从外观到内部夸得天花乱坠,田姚站在旁边,就见夫妇俩冷冷地站在那,女人是完全的面无表情,似乎还很不耐烦,男人也是一脸公事公办,偶尔看女人一眼……

    田姚一怔,不知道是不是她想多了,她总觉得男人看女人的眼神里带着一丝极淡的缱绻,只是因为整张脸都冷冰冰的,才察觉不出。

    这两个人……

    “怎么样,二位,还不错吧,不论您是自住也好投资也好,这套四居绝对是您最佳选择。”马经理大脑门在灯下泛着油光,笑得稳操胜券。

    谁想下一秒,女人抬眼看了看他,冷冷道:“不喜欢,换一套。”

    马经理:“……”

    不刚还说随便呢吗?!

    他汗如雨下:“请问您是不喜欢这一套的哪个部分?或者您可以把您的偏好告诉我,我也好替您挑选合适的房型。”

    女人收起手机:“没有偏好。”

    马经理干笑了一下:“这……”

    “你把你这里所有的户型都给我介绍一遍吧。”女人撩了下刘海,懒懒地开口,顺道瞥了身边的丈夫一眼。

    田姚莫名觉得那一眼里写着满满的任性。

    只可惜当时男人正偏头看着沙盘,没注意到。

    马经理无法,只好一套套地介绍剩下的房源,谁知每说完一套,女人连考虑都不考虑,直接冷冰冰扔下三个字:“不喜欢。”

    五六个“不喜欢”过后,马经理也急了,想这两个人该不会是来找茬的吧,可一看对方身上小几万的高级西装,还是认定了这是两块待宰的肥肉,捏着鼻子继续介绍下去,结果女人听到最后,不耐烦地“啧”了一声,还是说——

    “不喜欢。”

    马经理:“……”

    他强压下爆锤一顿这女人的冲动,深吸一口气道:“这就是全部了,您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啊?”

    “她什么类型都不喜欢。”

    一道比夫妇两人更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马经理太阳穴突的一跳,浑身的烦躁都被这一声给勾起来了,转身怒目瞪向不知什么时候从电脑室出来的吴原,刚要开口,吴原走过来,看着同样吃了一惊的女人定定道:“因为这位先生和女士,原本便没有想要买房。”

    虽然是无意,但从刚才在拱桥那听到的那通电话来看,这一对夫妇,明显对彼此还是有感情的。

    女人脸一红,被针刺了似的反驳道:“谁说我们没想要买房了,我们婚都要离了,以后各住各的,当然要买房。”

    “离婚吗。”吴原侧了下头,目光转向男人,和刚才打电话的时候一样,男人站在那,神色略有些茫然。

    吴原定定地看着他:“是这样吗,先生?”

    男人咬住下嘴唇。

    “我说你这小哥怎么回事啊,”女人“啧”一声,横眉瞪眼地看着吴原:“别人离不离婚你也要管,你到底是在售楼处工作还是民政局啊?”

    说完往马经理那边一瞥:“那个谁,刚才哪套最贵,我们买了!”

    男人肩膀一动,盯着她说不出话。

    峰回路转,马经理登时乐了:“那肯定是最开始那套四居啊,看现在这地价,以后恐怕还要往上涨呢!您现在买一点儿不亏!”

    女人哼了一声:“那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合同拿来?”

    “好好好,您稍等。”马经理笑得见牙不见眼。

    谁料刚一回头,就被一个比他高半个头的人影挡住。

    吴原站在他面前,眼神极为认真:“经理,不要卖给他们。”

    坚定的声线听得旁边男人怔愣了一下,抬头,没想到竟和吴原的目光碰到一起,他忽然感到一阵惭愧,转向妻子,欲言又止。

    “吴原,你是不是疯了,哪儿还有拦着客人不让签合同的?”马经理急得脸都黑了,恨铁不成钢地指着吴原,勉强没在夫妇俩面前咆哮出来,压低声音咬牙道:“不卖给他们!你倒是说说要卖给谁?!那么烂的户型,除了这对冤大头还谁愿意买?”

    吴原迎着他快要喷火的目光,道:“我已经找到客人了。”

    “找到了?”马经理气笑了,“从哪儿找到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从刚才起就一直在后面偷懒,怎么着,这会儿还能突然给我变出个客人不成?”

    话音刚落,售楼处的三台电话分机,突然一齐响了起来。

    马经理呆了一下,离电话最近的几个人分别把电话接了起来:“喂您好?”

    下一秒,三人三脸懵圈地捂住电话筒,呆呆地看着马经理。

    “经理,是个老外……”

    “是个外国人……”

    “经理……”

    马经理对着呆愣的三人气急败坏地一指:“那就用英语说啊!”

    三人不好意思地挠头,声音齐刷刷的:“我、我英语早忘了……”

    马经理脑袋一阵神经疼,徐总监不在,他英语更是只能说个hello水平,瞪大眼睛环视一周,他吼道:“谁?谁英语好的——”

    “的”字才刚落地,眼前忽然闪过道黑影。

    等他回过神时,吴原已不动声色地接起电话,用纯正英音温和开口:

    “thanoceanproperty,howmayihelpyou”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东谷幽幽的小说情商低真是对不起了啊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情商低真是对不起了啊最新章节情商低真是对不起了啊全文阅读情商低真是对不起了啊5200情商低真是对不起了啊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版权归作者东谷幽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顺隆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