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富贵荣华

100.宅斗有毒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昔我晚矣 本章:100.宅斗有毒

    抽抽更健康

    皇后召见, 秀女自然不敢拖延,即刻收拾打扮了前往御花园。到的时候, 皇后还没来, 秀女们各自四散开在御花园到处走走, 却也时刻谨慎,生怕出了差错, 这个时候,浑不在意的恐怕也就只有锦荣了, 秀女们在这里, 侍女们都退到了一边, 不敢上前。

    锦荣走到池塘边, 粗略地瞥了一眼水的深度, 看来要是掉下去也是够呛啊,锦荣开始考虑自己要不要换个法子了。

    还没想好,就听见后面有人叫她, 锦荣转过身就看到了云雪晴和她的闺中好友沈玉。

    云雪晴一脸歉意地道:“方姐姐, 不知你最近身体好些了没,昨日你突然晕倒可把我和沈姐姐给吓坏了。”

    “我在这给你道声歉,实在是妹妹不好。”云雪晴说完还扯了旁边的沈玉一把,沈玉显然还一脸的冷傲, 只是因着云雪晴的话才冷冷的道了声对不起。

    锦荣在心里轻笑了一声, 好一个姐妹情深, 这书的后半部分云雪晴可是踩着沈玉才爬上去的。不过她们姐妹发生了什么, 与她也无关, 锦荣虽做出一副眼高于顶的模样,却也不搭话,转过身去正欲离开。

    云雪晴见状就急了,这方锦荣怎么连句话都不接,这让她怎么演出自己的楚楚可怜,大方谦让,一时情急的云雪晴拉住了锦荣的右手衣袖,“方姐姐,我知道是我不对……”

    锦荣心里勾起一抹狡诈的笑意,迈出的右脚踩到了湿滑的青苔泥中,顺势一滑,再惊叫一声,右边身子失重,顺着云雪晴拉着她的右边衣袖,反手拉住了云雪晴的手,然后一起掉到了池塘里。

    后宫中被害得溺死在池塘的人不是没有,但这样的众目睽睽之下,也一定会有人及时救她们上岸,可只要锦荣装作个落水发热生病,这选秀自然没有她的份了。

    这“扑通”一声,可是吓坏了整个御花园的人,立即就有会水的宫女跳下去救人,而皇后等人也及时收到了消息,赶了过来。

    锦荣唯一没有想到的是,她这不是装病,而是真病了,本来因为换了个魂的缘故,身体虚弱,再在冷水里一浸,当晚就烧起来了。在古代,发烧可不是什么小病,这一下,她是彻底没了选秀的可能,皇帝开恩,将其送回了将军府,捎带两个太医。

    而被她拉下去的云雪晴可就真的倒霉了,古代女子身体本就弱,不但像锦荣一样病了,还被怀疑是她推了方锦荣下水,还是被方锦荣抓着一起下了水。

    而沈玉是在场中唯一一个没有事但又离得最近的人,自然被带去审问了。

    “沈秀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可要把你所见一一道来,不得有半句假话。”坐在上首的皇后的话里软硬兼有。

    沈玉稳了稳心神,道:“方秀女和我二人之前就素有怨怼,我和云妹妹只是想为前日之事向她道歉,没想到……,真的和我二人无关。”

    “哦,那你的意思是方秀女自己跳进湖里,只为了陷害你二人。”皇后气极反笑,这些秀女按理来说被选中入宫后就是她的敌人,出了这档子事她该高兴才对,但前提是这场宴会不是她举办的。秀女为了青云之路明争暗斗实属平常,但伤及性命,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皇后举办的宴会上,那就是在打她的脸了。

    要是其他妃嫔借此事在皇上太后面前上眼药,她一个掌管不力的责任是逃不了的。

    皇后越想越气,一扬手,桌上的茶杯就摔在了地上,几滴热茶水溅到沈玉身上,她却战战兢兢得一动也不敢动。

    沈玉虽然一个劲地想为自己和好姐妹云雪晴辩驳,却也说不出是方锦荣自己掉下去的,平素稳重冷静的她这时也忍不住慌了。

    长乐宫,

    “皇后审的怎么样了?”幔帐后的太后闭目随口问了一句。

    安嬷嬷屈身恭敬道,“似乎没有得出什么满意的结果,听凤仪殿的人说皇后娘娘还斥责了沈秀女。”

    “皇后这几年脾气是越来越不好了。”太后叹了一句,“那碧竹你怎么看这事?”

    碧竹便是这安嬷嬷,她心里的想法无非是秀女斗气,有人利用,有人被害罢了,无论是也溺水了的云雪晴,还是半点事情也没沾的沈玉,更有那些旁的秀女,都有嫌疑。

    只是安嬷嬷心里这么想,也不会说出来,因为她很清楚,皇上太后要的不是真相,而是结果。

    选秀过程险些闹出了人命,还牵连上了大将军的女儿,总要有人承担后果,为了皇家的脸面着想。

    心思转了几瞬后,安嬷嬷沉声道,“沈秀女,云秀女二人德行不堪为后宫妃嫔,有违宫规,当遣返回府。”

    太后淡淡道,“可惜了方家的女儿,皇上前两日还和哀家提起过她。”

    皇上要重用方家,纳方家女入宫也是施恩的一种手段。

    太后,安嬷嬷她们当然想不到这是方锦荣为了不进宫自导自演的一场戏,要知道这一落水,选秀就成了空,方锦荣可是这里头最大的受害者。

    为了帝王的恩宠,妃嫔争斗古来有之,秀女之间的勾心斗角也很正常,但只正常于没有摆到明面上,这次都差点害了人命,连皇后也被皇帝斥责了一句掌管不力,所以无论是谁的错,沈玉,云雪晴,方锦荣三人都不可能参加选秀了,否则也会引得御史上谏。

    及笄后便是赏赐公主封邑了,和皇子相比,公主虽然也有封邑,但只掌管地方的每年税收和部分田地,并不能直接插手地方政务。但比起皇子就藩后无诏不得出藩,身为公主显然自在了多,銮驾可以随意行走。

    论及爱女的封邑,皇帝一挥手就赏下了大片江淮地区的封地,地处繁华,每年单是盐的收益就足以襄仪公主在京内和封地处大兴土木,修建园林。

    但无论是后宫还是前朝都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么些年来,他们在见证襄仪公主的闹腾霸道以及骄纵,好享受和好美色的同时,还有天子随时在泛滥的爱女之心。

    打七岁起,身边的侍女和太监都换成了相貌姣好的,襄仪公主表示了长得太难看了会伤眼的。建好了公主府后,身边的侍卫也换成了美少年,在众多的皇子公主中,独具一格。

    和宗亲贵族一起念书时,御书房里的人几乎都被她提鞭子抽了遍,有些只是因为一句话让她不高兴了。

    而皇帝在恩赐了那些受伤的宗亲后,也只是训斥了襄仪公主一句,罚抄几遍书。最后襄仪公主的态度照旧,连书都是侍女代抄的,皇帝也当作不知道,把横行霸道四个字诠释了个完完整整,连底下的皇子公主都有些畏惧于她。

    宗亲跑来哭诉,也被皇帝敷衍了,只能叹道,谁让襄仪公主她爹是天子,天底下最有权势的人。

    以前也有御史上奏过,劝天子莫对襄仪公主宠爱过甚,但这样的折子多是压下不发,皇帝当作看不见,朝臣们也不能挑了明的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公主,而且无外家势力,天子愿意多宠爱些就宠爱吧。

    及笄礼过后,一般就要搬到公主府居住了。

    公主府早在及笄礼的前几年就修建好,华美不下于锦荣在皇宫里居住的浮光殿,规模更胜过行宫。临了皇帝又开始不舍起来。从小在身边养大的,不比那些掺杂了其他心思一个月也见不到几面的皇子皇女,皇帝对襄仪是真的疼爱。

    最重要的还是不用顾及太多,皇后无嫡子,底下的后妃大臣不免心思浮了起来,有个宠爱过甚的公主起到的平衡作用也就大得多。

    当然那么多公主,偏偏宠爱锦荣,那就是锦荣自己的本事了,争宠也是一门技术活。

    锦荣表示当公主果然很爽,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也就一个眼色的事,不用顾及除了皇帝之外的人的想法,即便是好美色,别人也只会说她喜欢赏心悦目的东西。

    玩乐也是随心所欲。

    草场上,锦荣骑着一匹火红色骏马,弯腰狠狠击向飞过来的马球,射进了金龙莲花饰的球门。

    一阵欢呼鼓舞声响起,就连输掉的队伍也没多沮丧。

    好歹是输给了襄仪公主。

    锦荣动作利落地从马背上下来,早已有人打着伞盖捧着冰盆湿巾,还有凉的果子露迎上来。

    “公主。”侍女恭敬道,锦荣又朝场内摆了摆手,便又是一场新的赛事开始,锦荣刚才打的那个位置自有人补上,赛场边上的教坊乐队也奏起了豪放壮烈的《凉州曲》。

    锦荣也不过是偶尔下场打一回,更多的还是其他贵族子弟组成队伍打比赛。当然若能陪最受圣宠的襄仪公主打上一场,让她打的开心舒爽再好不过了。

    襄仪公主一句话,就相当于在天子面前挂了名。

    刚才给锦荣喂球的宋思远就是怀有这想法的其中一人,襄仪公主自幼喜好玩乐,皇帝也给她找了许多玩伴,多是他们这些贵族子弟名媛。

    靠着襄仪公主的面子,他们的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

    最开始也不是没有抱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想法,若能得了公主的青眼,那可真谓扶摇直上,但没两年宋思远等人的想法就随着公主身边的美少年侍卫增多而大变样了。

    京城里不少人都对她避之不及,骄纵任性,喜怒不定是人们对她的印象,比起宫里头其他蕙质兰心的公主,襄仪公主显然不是个很好的尚公主的对象。

    况且和襄仪公主身边亲近的那些风格各异的美少年侍卫相比,论脸蛋,他们还真比不上,论胸怀气度,那还是算了吧。

    老老实实地做个纨绔子弟也不错,只是陪襄仪公主打马球还是能哄公主开心的。

    这不,比完赛他们这一队就得了襄仪公主的赏赐。

    锦荣打完球后,就回了寝殿,这里本是她在京城郊外的园林,地处辽阔,适合打马球和骑马。

    侍女们给她换下了骑马装后,锦荣又泡了个汤浴。出来又换上了狐白裘,身边的侍女笑道:“皇上赏赐的这狐白裘在夏日里最是清凉消暑不过了。”

    锦荣轻笑了一声道,“可惜了,就这一件。”

    “所以说皇上对公主宠爱万分啊,这样的好东西独独赏赐给了公主。”

    上午看了马球,下午就改看唱戏,襄仪公主好梨园优伶也是众所周知的,公主府里就设了一个专门唱戏看戏的园子,而且尤为喜欢看新本子,因着赏赐丰厚,京城里的戏班也是变了法地改出新意来。

    半年前,京城最出名的戏班在公主府里唱戏,唱的是一出金玉奴怒打薄情郎。

    谁知襄仪公主听到一半就停了手里的瓜子,说不听了,神色淡淡也看不出个喜怒来。

    公主虽未降罪,但惹了公主不喜,其他公侯官家也不敢请这个戏班去唱了。戏班的人绞尽脑汁在想是哪里出了错,忽然有人提出,是不是公主不喜欢这个结局啊。

    这台金玉奴怒打薄情郎结局是金玉奴原谅了认错的相公,终归于好。

    “可大家都这么写啊?”戏班里专门写本子的人就这样道。

    戏班的班主最后还是改了结局,变成负心郎心中悔恨病亡,不得善终,金玉奴觅得良缘,一生幸福。

    改完后又战战兢兢地请求到公主府演出,公主府传人道允了。

    再次演出时,襄仪公主也没有中场拂袖而去,而是完完整整地看了一出戏,最后赏白银五百两。

    被襄仪公主喜欢的戏目,自然人人趋之,虽然对结局也隐隐觉得不妥,但毕竟只是一出戏,没必要放在心上。

    这出新戏演的多了,就成了该戏班的经典戏目。

    在一次公主芳辰宴会上演出时,天子亲临,还赞了这戏一句别出心裁。即便任谁都知道天子是爱屋及乌,随口夸了爱女喜欢的戏目一句而已,但也止不住对这出戏的热潮。

    不仅是这个戏班唱,连京城里的其他戏班子也开始唱上了,这可是天子御口夸奖过的。

    天子还算比较勤于政务,所以平时的喜好也不多,也很少看戏,这出唯一被赞过的戏目自此风靡,而且无人敢再改了。

    这应该就是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了,锦荣心中想到。

    这种小事,御史也不会上谏,不然纯属没事找事了。顶多让锦荣的风头更盛些,蓄养美少年,大兴土木,在园林里举办马球赛,让戏班子为了自己的一个脸色而上蹿下跳,哪件事不引人议论。

    对于外界的评论,锦荣一点也不在乎,她是公主,自然不用像这世间的大多女子学三从四德,相夫教子,德行好坏又有什么关系。而这一点也是皇帝喜欢她的重要原因,作为皇帝很难能随心所欲,但能看到自己的女儿过的这么潇洒自由,皇帝也有些感同身受。

    又一次醒来的时候,方锦荣已经很淡定了,按这尿性一定是又穿书里了。

    不过这回锦荣表示对自己的身份很满意,是公主。当年看电视剧的时候,锦荣对太平公主,高阳公主爱得不要不要的,即便是看到小说的内容也没有让自己愉快的心情减低半分。

    小说内容其实就有点类似于陈世美和秦香莲,只是这个故事里倒霉的只有公主一个人而已。

    主角就是和秦香莲的命运很相似的周玉莲,是小乡村教书先生的女儿,与夫君邱晟青梅竹马,后结为夫妻,生下一儿一女,邱晟进京赶考,久久不归,正好家乡发大水,两人父母都去世了,周玉莲带着儿女赶赴京城,寻找相公,却看到了当了驸马骑着高头大马,又与人饮酒作乐的邱晟。

    周玉莲悲愤之下,拦了京兆府尹谭大人的轿子,在挨了三十大板后诉说冤情,于是京兆府查明真相,请来了邱晟,谁知邱晟在知道事情却说自己误以为家乡发大水,家人尽亡后才娶了公主的。

    邱晟的话无法辨认真假,但周玉莲却是信了的,于是以自己与邱晟的婚书为状要告当朝公主,以妾为妻,此案天下皆知,顿时皇家尽失颜面,公主被迫与邱晟和离,送往寺庙祈福,碍于天下人的口舌,皇家也不能对周玉莲做什么,只得赐了不少金银珠宝送她和邱晟返乡。

    后来还有不少评书人以此故事改成了话本,讲的是平民女子与天家争夫,傲骨不屈的传奇,而公主成了里面最大的反派角色。

    锦荣看到这,也忍不住同情了一把这里连封号都没出现过的公主,过的真憋屈,还被天下人指指点点。

    在周玉莲的身份上来看,她做的的确很出色,一个穷书生的女儿能有这般见识和性格也的确少见,可惜唯一差的就是眼光了,看上了邱晟这样的男子。

    连京兆府的谭大人都对邱晟的话隐有质疑,可她却坚信无疑,邱晟爱的是她,只是公主作了恶人拆散了他们夫妻而已。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昔我晚矣的小说(快穿)富贵荣华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快穿)富贵荣华最新章节(快穿)富贵荣华全文阅读(快穿)富贵荣华5200(快穿)富贵荣华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版权归作者昔我晚矣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顺隆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