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兵王

第2110章 中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下吟 本章:第2110章 中毒

    “不!”

    秦渊一愣,刚要去看张阿虎耳朵伤势,却忽然感觉头顶上的天空猛然间变得昏黑了不少,不等抬头看去,一个巨大的油桶忽然从天而降,秦渊一脚踹来面前的玻璃,一个翻身,从小货车的驾驶室中滚了出来,回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一辆挖掘机载着几个巨大的油桶,抓手已经飞到了秦渊的头顶,三个满满的油桶砸下来,秦渊还不等惊叫,就看到挖掘机驾驶室里面的司机,忽然掏出一把手枪,对着面前的油桶就是一枪!

    “我去你妹的!”

    秦渊怒骂一声,忽然脚踩着面前的油桶,一个飞身,抓住了挖掘机高高举起来的抓手,使出全身力气,对着里面的司机忽然一个飞身而下,脚踩着驾驶室的玻璃,秦渊一脚踹在了那名驾驶员的胸口上,不等那人反应过来,秦渊已经将他手中的手枪夺了过来,一拳砸在那人的肩头,那人昏死过去之后,秦渊也不停顿,直接对着刚刚从自己驾驶的小货车旁边飞驰而过的大货车就是两枪来过去!

    “嘭!”

    正在疾驰当中的大货车的车轮被秦渊准确的打爆,剧烈的爆炸一下子将车厢空荡荡的大货车的屁股震了起来,原本就要转弯消失在秦渊视野中的大货车,一个侧翻,就翻到在了街边,秦渊将挖掘机驾驶室中的驾驶员推到一边,坐在驾驶座上,握紧方向盘,一个原地转弯冲向了刚刚翻到的大货车旁,用挖掘机的抓手抵住大货车,将大货车卡在路边,打开车门,从驾驶室中一跃而下,冲到大货车的大门前,一把打开车门,将里面浑身多处擦伤的司机从里面拽了出来!

    “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我不知道啊,我也是奉命行事啊!”

    那司机看到秦渊这张凶神恶煞一般的面容,顿时吓得浑身哆嗦,被秦渊抓在空中,一个劲儿的只知道求饶!

    “奉命行事?奉谁的命令啊?说啊!”

    秦渊看着这司机猥琐的样子,憋了一肚子的斜火却不知道怎么发泄,只好对着面前满身是血的司机大吼道:

    “快点说!不然的话,张阿虎怎么死的,你就得怎么死!”

    “是吗?”

    那司机的语气忽然变了,猛然间把自己的袖口一扬,对着秦渊的眼珠子就射出了两根毒箭,秦渊猝不及防之下,一侧脸,被秦渊抓在手中的司机就一个快手,抓起腰后的一把短剑,低着秦渊的脖子就刺了过来!

    “去死!”

    感受着自己脸颊处被毒箭刺伤的酸痛,秦渊抡起手掌,不等司机的断剑刺向自己的脖颈,一记手刀飞到司机的面前,对着司机的胸口打了过去!

    只听到“嘭”的一声,那司机的身体仿佛漏气的气球一样,一个飞身就被秦渊打飞到了地面上,秦渊伸手对着自己脸颊上的伤口使劲的按压着,纵身一跃,跳到了侧翻的车厢中,冲着刚才袭击自己的司机上去就是一拳,然后从地上将司机抓起来,对着旁边的车厢顶部,猛然间撞击了几下,方才从他手中夺下断剑,一把将这个司机的脑袋冲着前面的挡风玻璃砸了过去,紧跟着,就翻身出去,在外面,拿着断剑,对准那司机的脖颈,冷冷的说道:

    “你不是想要感受一下张阿虎的死法吗?我现在就让你感受感受,说,到底是奉谁的命令行事的,说出来,我给你个痛快,不说出来,我就把你的脖子一刀一刀的慢慢刮断,你看着吧吧!”

    说着,秦渊就用手中的断剑,对准了司机的脖子,轻轻的一刮,一片薄薄的肉片就被秦渊片了下来,秦渊的眼中喷着怒火,面前的司机惊叫一声,却继续垂着脑袋,咬着牙,嘴中流淌着含着血水的口水,低声说道:

    “这毒药三分钟就会发作,秦渊,你英雄一世,没想到竟然会死在我胡三儿的手里吧!”

    “好了,你去死吧!”

    秦渊的眉角一动,对着面前的胡三儿的脖子一剑下去,直接扎了个对穿,而满身是血的胡三儿也在最后时刻,嘴角挂着古怪的笑容,死在了秦渊的面前!

    “胡三儿?胡三儿?本地口音,还叫这么个烂名字,看来是出了名的混混儿啊!混蛋!”

    秦渊念叨着胡三的名字,从地上站起来,从自己的衬衫上撕下来一条白布,将自己的脖子狠狠的绑住。在街边随便抢了一辆出租车之后,就向着不远处的医院飞奔而去!

    “血清!”

    秦渊开着车,冲到了医院的药房门口,一脚踹开药房的大门,秦渊沾满鲜血的双手直接抓住了一个年轻的药剂师的衣服:

    “给我血清,我中毒了!”

    “额……”

    看着秦渊那双充满杀意的眼睛,年轻的药剂师愣了一下,赶忙从身后的柜台上拿出一瓶血清,递给秦渊一个针管,低声说道:

    “现在我们忙得很,荆子轩公寓发生爆炸了,到处都是伤员!你先自己处理一下吧!”

    “好的,你去吧!”

    秦渊默然的点点头,脑袋昏昏沉沉的,低声呼吸着空气,将面前的血清抽进针管当中,然后就一点一点把这些血清打入自己的血管当中,原本晕乎乎的脑袋终于有了点反应,秦渊拍着自己的脑袋,伸手将针头从针管上拔下来,对准自己脸颊上的伤口,对着使劲的抽取里面的鲜血,秦渊默然的忍受着脸颊上的痛苦,半面肿胀的脸庞在秦渊这种不正规的手法的作用下,总算是有了一丁点的消散!

    “别着急!”

    刚才匆匆出门的药剂师一把将秦渊手掌的针管拿了下来,从角落里找来几片药,将一杯纯净水放在了秦渊的面前:

    “先把这些药喝了,别乱动,好吗?”

    “好的!”

    秦渊默然的点点头,抬头想要看看眼前的药剂师长得是什么样子,只看到一个从眼前匆匆离去的身影,还有头顶山明亮的灯光,白色的灯棒在秦渊的眼中仿佛一道白光一眼,有些空虚的双眼周围出现淡黄色的眼白,淤青的脸庞带着一种憔悴的目光,秦渊拿起手中的药片,艰难的放在自己的嘴边,发肿的舌头感受着药片的存在,酸苦的味道却没有从秦渊的味蕾顶端出现,将手中的纯净水倒进自己的嘴里,秦渊的嘴角流出了一行血水,整个人的身体一歪,重重的摔在了药房的地上!

    “你没事吧!振作一点!”

    熟悉的声音从秦渊的身后响起,秦渊的眼皮昏沉的仿佛一堵墙压在自己的脸上一样,微弱的灯光从外面射入,秦渊想要努力睁大眼睛,却感觉身体被人翻了过来!、

    “门主!门主你怎么在这里啊?门主,你没事吧!”

    宋青霞惊讶的看着面前的男子,这个浑身淤青的男人,竟然是自己此时最渴望见到的秦渊,看着秦渊满身伤痕的样子,宋青霞努力让自己的内心安定下来,将秦渊从地上扶起来,宋青霞赶忙冲着旁边一个进来拿药的医生说道:

    “快点,救救他!”

    “我忙……”

    医生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柄利剑已经出现在了她的领口处,手持长剑,扛着秦渊身体的宋青霞,对着面前的一声冷冷的说道:

    “救不活他,你就得死!”

    “额,背过来吧!”

    那医生愣愣的看着身材消瘦的宋青霞,看着眼前寒光粼粼的长剑,咽了下口水,将手中的病历放在了一边的地上,伸手将一张长桌清空,让宋青霞将秦渊放在药房中的桌子上,医生撕开秦渊脖子上的布条,解开秦渊的衣服,看着秦渊已经有些发紫的肌肤,脸上的汗水不由的落了下来:

    “这我治不好,你们需要换个地方治疗,不然的话……”

    “去哪?”

    “跟我来吧!”

    “好的!”

    宋青霞带着泪痕的脸上写满的坚毅,看着秦渊血管微凸的身体,三下五除二将秦渊的衣服裹在他的身上,背起秦渊跟着医生,穿过满是伤员的走廊,上到了医院的三楼!

    “这个病人需要尽快除毒!我怀疑他身上的毒素应该是一种热带地区的高烈度毒素,非常致命!”

    医生推开一扇门,冲着里面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解释着,指着旁边的一个治疗床,让宋青霞把秦渊放在上面,关上门,和里面的老人解释了两句,正在拿着紫砂壶对着小口优哉游哉抿着茶水的老人从椅子上站起来,端着手中的紫砂壶,走到了秦渊的面前,看着秦渊满是汗水的身体,不由得皱着眉头道:

    “咿呀呀,小伙子啊,你这个身体素质很好啊,这要是平常人中了这种南洲箭毒蛙的毒素的话,三分钟也就撂倒去见上帝了,您还能坚持到现在,厉害厉害啊!”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赶紧救人啊!”

    宋青霞看着老人悠然自得的样子,不由的心急如焚,大声催促着,而手持紫砂壶的老人则睁开自己的绿豆小眼,看了眼身边的宋青霞,继续感慨道:

    “小妹妹啊,你也是蛮厉害的嘛,你看看你这个身子骨,也就是十七八岁刚刚发育好的样子啊,怎么能够把这么重的一个男子背上来的?厉害厉害,估计你也是和他一样,练过的人啊!”

    “你废话说完了吗?我们门主的人的命你救得活还是救不活啊?救不活的话,本姑娘今天就让你给我们门主大人陪葬!”

    宋青霞看着面前这个老东西看着自己的眼神,便感觉浑身不舒服,说出来的话也是直爽的厉害,只是身边的年轻医师一听,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惊叫道:

    “你们原来是混道上的啊,怎么不早说!”

    “晚了!”

    刚才还兴致勃勃的老人忽然一转神,对着宋青霞摆手道:

    “姑娘,带着你们家门主另找别处吧,老夫从来不给黑道人士治病,就算是你们是天王老子出身,我也不会出手的,不用威胁我,我都活了这么一大把岁数,随时都可以死在你的剑下,看来你也是古武世界中人,看身手应该是武者级别的吧!不用威胁我,赶紧送走!”

    “你……”

    没想到面前的老东西还是个高手,宋青霞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办,看着躺在床上似乎已经快要断气的秦渊,宋青霞一咬牙,对着面前的老人就跪了下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月下吟的小说近身兵王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近身兵王最新章节近身兵王全文阅读近身兵王5200近身兵王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版权归作者月下吟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顺隆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