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王的小悍妃

207章,赶车的竟是小皇后沐蝶灵!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金水媚 本章:207章,赶车的竟是小皇后沐蝶灵!

    段逸尧做完了晨运,用过早膳,打扮好之后,还是自觉地要上早朝去了。如今刚刚上位,实在不容他偷懒片刻。沐蝶灵起来为他整理着衣装,这里给他拉拉,那里给他掖掖,并非他需要她伺候,而是,她喜欢对着他,瞧着他穿起龙袍的样子威风凛凛的,俊美无铸,却又矜贵得天生就是一个王者,虽然年纪还轻,却绝对地拥有不怒自威的天子之尊威。

    “乖,再回去睡一会儿,刚刚累着了没有?晌午时等我回来,嗯?先养足精神。”段逸尧捏捏沐蝶灵的俏脸,在她的额上吻了一下。离开一会儿也舍不得的人,却要离开一个白天。常常说着晌午就回来,却又被近来太多的事情耽搁着。

    沐蝶灵知道他辛苦了,那么年轻,要统治一个国家,才刚上位,哪有那么容易?所以就算有多想他陪着也忍住了。要不是这个时空里皇后不能干政,她都想跟他到金銮大殿去了。不过,她怀了孕,整天就想着胎教的事情,倒也不是十分想跟尧尧去理他的政事。她相信尧尧能将朝庭上的事情办好,过一段时候等他上手了,就应当不会这么忙碌了。

    将尧尧送出了门之后,沐蝶灵心心念念想着的,还是肚子里的孩子怎么进行胎教的事情。这次回到未来,她特别地去买了关于胎教的书本来看,将这方面的知识复r制到脑子里。这才知道,生一个孩子,养育一个孩子,有着那么多高深的学问,这是她以前不曾关心过,涉猎过的知识面。

    正在这时,小竹跨步进来了,见到沐蝶灵就福了福道:“娘娘,您不是说了,今天要自己亲自去挑选几位乐师吗?小竹已经叫人备好了马车,娘娘是要现在出发,还是等一会儿?”

    沐蝶灵突然就觉得小竹有些怪怪的,但也说不出哪里怪。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闪念之间的事情,她当然不会忘记了,自己跟小竹说了,今天要到乐师楼去,自己挑选至少十个乐师回来,要精通各种乐器的,每天为她肚子里的孩子弹奏各种音乐。因为,无论哪一本胎教书上面都说了,音乐是最好的胎教之必备。在肚子里的孩子很早就能听到外界的声音了。

    每天都听美妙的音乐绝对是这世界上最好的胎教!

    “不用等了,现在就去!”原本她可以吩咐人将那些乐师请过来的,但最后却决定自己亲自去一趟,所以才会吩咐小竹今天给她备马车要出宫去。

    小竹的双手原本藏在背后,这时候却伸出来,手里拿着一套小孩子的衣裳,显然是手工针线织的,捧在沐蝶灵的面前道:“娘娘,您瞧!好不好看?”

    沐蝶灵一看,是用天蓝色的毛绕织出来的小孩子衣服,不禁高兴地接了过来,笑着敲了一下小竹的头道:“就你有心了!他还在肚子里,都不知道是男是女,你就织成蓝色的,赌定是个男生?”

    小竹嘻嘻声笑道:“娘娘,奴婢希望娘娘先生个小王子嘛。奴婢想着,皇上一定也想先要个小王子的。”

    沐蝶灵幸福地笑道:“你又错了!我家尧尧说想先要一个小公主呢。”

    小竹道:“娘娘,男1人说的话您也信?这天底下的男1人其实都想先生一个小王子的。他要是说想生小公主,那一定是在骗你。”

    “切!尧尧就是尧尧,他跟这天底下的男1人都不同,是独一无二的。他才不会骗我呢!”沐蝶灵有些自我陶醉着。

    “的确。皇上是独一无二的。”小竹附和着。但沐蝶灵没注意到的是,小竹低眉之际,那眼底划过的是一抹讥屑!在这个“小竹”的眼里看来,沐蝶灵显得是太幼稚了吧。男1人,哪个是独一无二的?天下乌鸦一般黑吧!

    沐蝶灵还在看着那两件手工不错的针织品,越看就越喜欢,“嘻”一声道:“亏你这么快就做出来了!”说着,她的脑海里就自动地想象着,她的孩子出生后,穿着这衣服,那肉嘟嘟的可爱样子了。

    小竹从她手中拿过那衣裳,说道:“娘娘,我还没做扣子呢。我们还是先出宫去选乐师吧!”

    “好!”沐蝶灵说着,轻快地向门外走,衣影翻飞,如一只美丽而高贵的轻蝶。

    小竹跟在后面,眼睛里划过一抹得色,在沐蝶灵不注意的时候,脸上昂扬着小竹平时所没有的傲慢。但那傲慢却被她很快地藏了起来,瞬间即逝,很快地,她又是一个卑微的小宫女了。

    不过,刚刚沐蝶灵之所以见到小竹时有那么一忽儿的觉得小竹有些不一样的念头闪过,那是因为,小竹在她的调,教之下,在面对沐蝶灵时,也会常常忘记了规矩。但今天小竹却一见面就来了一个规规矩矩的行礼,这才让沐蝶灵有了一个怔忡。

    可惜的是,沐蝶灵对小竹太过放心了,所以,那样的念头也只是闪了一下,就被她忽悠过去了。

    门外已经备好了华丽丽的马车。所有的侍卫,小太监,小宫女们,都低着头躬着身。只有小竹想要扶皇后娘娘上马车。沐蝶灵根本就无需小竹扶她,就轻轻地一跃,上去了。小竹说道:“娘娘,我上来陪您说话。”一边说她就一边跃起,也上了马车,掀帘进去了。

    小竹跟着娘娘进了马车,这倒是习以为常的事情,当然也就不会有人觉得奇怪了。

    马车很快地出了皇宫的南天门。出了南天门之后,很快就有皇后娘娘的侍卫骑马跟来,一共是十个,其中四个是锦,绣,山,河,分两边护着皇后娘娘的马车,显得十分招摇。

    奢华的马车内,沐蝶灵仍然沉浸在对她肚子里孩子的所有梦想之中,和小竹相对问道:“小竹,你要不要也嫁人生个孩子?古风不错噢?你要是喜欢,马上给你指婚怎么样?”

    小竹低头作娇羞状道:“不要,奴婢情愿一辈子伺候娘娘。”

    “你生了孩子后,还是可以在我身边啊。”

    “……”

    小竹和幸福的小皇后一路谈着,小竹只是顺着小皇后,问什么答什么。这时,正说着话时,低头的小竹突然抬起头来,瞧着娘娘,瞧了一会儿,说道,“娘娘,你头上有……”她侧着头看着沐蝶灵,那样子的意思是,好象沐蝶灵的头上有什么东西在上面似的。

    “我的头发上有什么?”沐蝶灵实在是太相信小竹了!如果说这世上还有谁是沐蝶灵特别地能信得过的,那当然是除了段逸尧之外,就是小竹丫环了。所以,沐蝶灵低下头去,将脑袋放到了小竹的面前。

    小竹稍稍弯腰站起来,脸在沐蝶灵的上方,双眸划过诡异的目光,伸出右手,那手法十分地灵巧,轻轻地在沐蝶灵的后脖子上疾风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出手戳了几下,立即地,就将沐蝶灵悄无声息地戳倒了!外面的人根本就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沐蝶灵万万没想到,这个小竹已非小竹。“小竹”将沐蝶灵点倒之后,一张脸立即就变得冷若冰霜和有些不屑。她从自己的衣袖里取出一面小小的铜镜来,对着自己的脸,不到片刻的工夫之后,她就将自己的脸变成了沐蝶灵的脸,然后将沐蝶灵反过来变成了小竹的脸。

    这易容术当真的,到了出神入化,以假乱真的地步。于是,桥中的人虽然还是沐蝶灵和小竹,但却在顷刻之间后互相调换了身份。真正的沐蝶灵被化成小竹,歪倒在一边,已经动弹不得,昏睡了。

    外面的十大侍卫骑着马跟着娘娘的马车,走了好一段路之后,对马车内的变化一无所觉,就要到达京城市集了。突然地,众侍卫见皇后娘娘掀开帘子叫道:“先停车!”

    马夫将车停下,小皇后沐蝶灵指着侍卫中的“锦”说道:“你,过来!”

    锦到了马车的旁边,眼睛并不敢直视皇后娘娘,端坐于马上拱手低着头道:“请娘娘吩咐!!”

    “皇后娘娘”将一封不知何时早已经写好了的书信交给他道:“你速速将此书信带回皇宫,亲自交给皇上!”

    “是!”锦收到信,立转马头要走。

    “沐蝶灵”严肃地对所有的侍卫们说道:“听着!本宫现在有一件非常紧急的事情需要去做。但是,本宫只需要和小竹两个人去做就可以。你们全部护送此信回皇宫,安全地将信交给皇上,不能有一刻的耽搁了!”

    “是!”众侍卫听得一头雾水,但是,皇后娘娘的吩咐,谁敢不听?“绣”有些懵地问道:“娘娘,为何要我们全部回去?娘娘和小竹两个人去,无论做什么,都太危险了吧?送信能不能只要一半人送,一半人还是跟着保护娘娘?”

    沐蝶灵一张脸立即拉得十分难看道:“怎么?你要教本宫怎么做事?还是,你认为本宫的命令可以质疑,不用执行?”这话问得严重,她的眼神犀利,一一扫过所有的侍卫。

    “不敢!”“绣”从没见过娘娘说话如此的冷若冰霜,当即不敢再乱出主意了。

    “不敢还不马上送信去,想耽误本宫办事?”沐蝶灵说得更加威严了!这假的沐蝶灵摆起威风来,竟然比真的沐蝶灵更加犀利。那气势压人,简直就是不怒自威,吓得侍卫们不敢再多说一个字,个个立转马头,迅速地催马离去。

    侍卫们才走,“沐蝶灵”立即驱车改道而行,向南岳衡山的方向而去。

    ·····

    南岳衡山的山脚下。

    小青丫环因为有了小竹大长宫的腰牌,所以,到了战王府上时,非常顺利地将柳子然带走。此刻,已经到了南岳衡山的山脚下,小青将柳子然丢下,对他说道:“你走吧!我们娘娘可是瞒着皇上偷偷地将你放了。你要是还不速速回天闽国,那就要辜负我们娘娘的一番心意了。这辆马车送给你,你回国去吧!”这个小青说完,自认自己将事情已经办得妥妥当当,飘飘亮亮,当然就是回去复命了。

    柳子然完全就是一副颓废的状态。自从亲眼看到沐蝶灵跳入江中,知道段逸尧再也打捞不到沐蝶灵之后,他就是这么一副要死不活的状况了。当然,现在他也知道,那一切已经过去,灵儿并没有死。

    此刻被人丢在一辆马车上,放他自由了!马车夫问道:“柳殿下,您要走哪条路?”

    走哪条路?柳子然掀开车帘探出头来,他多日未曾梳理自己,样子已经变得有些邋蹋,完全地不象原先的那个柳子然了!如果不仔细地看,根本就没法认出他来。

    正在这时,一阵马蹄声从南面疾速传来!转眼之间,尘土飞扬处,一队骑兵约有二三十个之多,向柳子然这里狂飙而来。他们到了柳子然的马车面前,猝地,聚然勒马停了下来,带队之人一跃下马。

    柳子然的马车夫还在发呆,因为柳子然没有指示。但此刻,柳子然终于有了反应!因为,那队骑兵中带队之人跃下马来走到他的面前时,他认出他来了,他是他多日不见的随从阿金!

    “殿下!总算能再见到您了!”阿金内牛满面,激动到不得了。主子总是不要他跟,总是要他等着!这段时候,更是完全地失去了殿下的消息,他急得头发都快要白了。所以此刻得见,他内牛满面了。

    “阿金?”柳子然见到阿金,忽地,也有了恍如隔世之感。犹其是见到与阿金一起的其他骑兵。那队骑兵中另外也有几个人跟着阿金都从马上迅速地跃了下来,走到柳子然的面前,单膝跪下道:“叩见殿下!”

    “嗯,起来吧,不必多礼!”柳子然有些怔忡,这队骑兵中有一半以上是他所认识的。因为,这些骑兵是他母后,天闽国肖皇后的随身侍卫。难道他母后为他竟然千山万水,长途跋涉地来了天元国?这个念头令他冰冷而又痴呆的脸终于恢复了一些人气。

    “我母后来了?!”他竟如此不孝!让母后担心!真是罪孽深重。

    阿金继续内牛满面道:“是的。皇后娘娘亲自来接殿下。娘娘吩咐我们来此接殿下,说殿下今日会在此现身。阿金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原来真的可以见到殿下,太好了!但是,殿下,您……殿下,你还是先换衣裳,然后整整衣装吧。”他快要认不出他的主子来了。

    “不必了!我母后呢?”从来喜欢干净的柳子然竟然不在乎自己的容貌。

    阿金说道:“皇后娘娘说了,叫我们在此等候。她会将天元国的小皇后‘请’来这里见殿下,和我们一起回天闽国。”

    “什么?”柳子然一听,这下子,当真是被吓得完全地清醒了过来,那眼神“咻”地,没了半分痴呆,仿佛突然就被人打了鸡血一样,完完全全地,恢复过来了!

    也许别人不知道他母后肖玉芝肖娘娘的本事,但他却最清楚不过了!他的易容术就承自他的母后。换句话来说,他的母后既是他的娘亲,还是他的师父。母后做事向来就不接牌理出牌,她说的“请”那可是不择手段,只问结果不问过程的。母后说“请”小皇后来这里,那多半就有那个本事将人请来。

    但愿母后不要伤到灵儿!这几天,他听说灵儿没事了,而且已经做了天元国的小皇后。也就是说段逸尧已经做了天元国的皇帝。非但如此,段逸尧为了灵儿将所有女人送走,灵儿跳入凌江之后,众说纷纷的战王痴情。虽然他被关着,但也是该知道的事情都知道了。

    原本他就在等!等自己整理好自己的心,然后要洒脱些离开了!哪想此刻竟炸然间听到母后要将灵儿请来?还想将灵儿带回天闽国去?他完全地清醒了之后,终于同意阿金说的,先换件衣裳,将自己整理一下。

    “拿来!我要整理一下自己。”柳子然向阿金伸出手。

    “啊!好!”阿金解下自己肩膀上挂着的一个包袱,双手送到柳子然的面前。

    柳子然接过了包袱,拿着它,进了马车内。

    阿金内牛满面地伸长脖子等着,他觉得他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终于又能跟着他的殿下了。

    好一会儿之后,柳子然重新掀开车帘时,让阿金眼前一亮,更加感动得内牛满面了!他家主子又恢复原来那个玉树临风,风度翩翩,天下第一美男子的相貌了!这才是他家主子啊!刚才那个样子让他这个大老粗的跟班都觉得心头的肉象被人揪着似的,痛!他家主子可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王子殿下呢,怎么能变成那个不修边复的“野人”?

    “有没有带着吃的?”柳子然又问阿金。

    “啊!有,但是,只是干粮。殿下,要阿金立即赶去买来吗?”

    “不用了,干粮就干粮,我突然有些饿了。”柳子然接过阿金递给他的干粮,吃了起来。

    他们就在这山脚下的十里长亭内,休息着,等候肖皇后的到来。没等多久,果然地,又一辆华丽丽的马车到来。而那辆马车上,此刻赶车的,竟然是天元国的小皇后沐蝶灵!这下,柳子然真的风中凌乱,又成化石了!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金水媚的小说战王的小悍妃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战王的小悍妃最新章节战王的小悍妃全文阅读战王的小悍妃5200战王的小悍妃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版权归作者金水媚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顺隆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