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王的小悍妃

208章,大结局1是聪明还是笨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金水媚 本章:208章,大结局1是聪明还是笨蛋?

    南岳衡山山脚下,十里长亭,此刻秋阳渐高,快要到中午时候了。

    远远地,那辆华丽丽的马车向这十里长亭而来,赶车的居然是天元国的的小皇后沐蝶灵!

    柳子然只一眼,还是会心跳加速,呼吸之间,闷闷作痛!但是,再一眼,他就开始怀疑,那是沐蝶灵还是他母后肖玉芝?也许母子连心,他就是有些怀疑,那赶车的也许不是沐蝶灵,而是他的母后肖玉芝。

    柳子然猜的没错,那个赶车的不是沐蝶灵,而是他的母后肖玉芝肖皇后。

    差不多快到的时候,肖皇后将赶车的一脚给踹了,所以,当然只能自己赶车了!

    马车来到面前,柳子然立即迎了上去,面对着从马车上一跃而下的肖皇后,仔细地瞧着。但是,没等他瞧仔细了,肖皇后就激动地叫了一声:“然儿!母后想你!”一边说已经一边扑到柳子然的面前来,伸手就捧上了柳子然的脸,泪雾雾地瞧着,思子之情完全不加掩饰。

    柳子然浑身一僵,心跳急促地跳动着,虽然是他的母后,但她此刻扮成了沐蝶灵的样貌。他母妃的易容术不是盖的,那简直就是炉火纯青,登峰造极啊!

    “母后!”到底他也是想着母后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之后,才将自己的心态转过来,“儿臣不孝!让母后担忧,长途拔涉,千辛万苦。”他说着,就要给母后跪下。

    肖后扶着他道:“不用跪了!你还能知道令母后担忧就好。能看到完完整整的你,真是谢天谢地了!然儿,跟母后回天闽国去吧。”肖皇后最*爱这个儿子,是*儿*出了名的。

    “嗯,好!儿臣这就跟母后回天闽国去,从今以后孝顺着母后,哪也不去了。”柳子然虽然是在卖口乖,但说的也是心里话。他是真的想回去了,从今以后,真的不想出国门了。出一趟国门,伤心啊!

    肖后瞧着他的脸,好象瘦了一圈似的,不禁心中一痛,想责备他擅自出门的话就统统都吞回肚子里去了,又见他落落寡欢的样子,从阿金那里,和一路上所听到的传闻,肖后反而想安慰儿子了,急切地说道:“然儿,你瞧母后给你带了什么礼物回来?”

    “是什么?”柳子然心里咯噔的一下,就想到了,他母后不会真的将灵儿从皇宫里捋了出来吧?他知道他母后*爱他,就算他要天上的月亮,他母后也会想办法搬梯子给他摘来的。但是,不会真的是灵儿在马车上吧?

    肖后回头指着那辆马车道:“然儿,你到马车上去瞧瞧!那是谁?”肖后一边说着,一边将她自己脸上的易容撤去,立即,现出一个倾城倾国的妩媚少妇真容!那年纪当真让人难以猜测,甚至,如果只是一眼掠过,也许还会以为,这个四十岁左右的肖后是一个少女!

    柳子然走到那辆马车前,伸出去的手不禁有些抖抖擞擞地,但还是撑在车把上,轻轻一跃,上了马车,将车帘掀开。立即,映入了小竹正熟睡中的容颜!只一怔,柳子然就伸出右手,在沐蝶灵的脸上运起内力,顷刻之间就解了她的易容,让她恢复了本来的面目。

    真的是灵儿!柳子然的手在空中僵硬着!自从那次在船上见到沐蝶灵跳进凌江中之后,他就再也没见过沐蝶灵了。此刻瞧见她的容颜,当真是恍如隔世!朝思暮想的心上人,被他母后丢在马车的角落里,缩成一个可怜的人儿。

    僵硬了好一会儿,他放下了车帘,立即,这车内就只有他一个人对着沐蝶灵了。他上前,将昏睡中的沐蝶灵轻轻地抱了起来,然后自己坐在马车内,将她放在自己的怀抱里捧着。第一次!这是他第一次抱沐蝶灵,还是在她被他母后点了昏睡xue的时候。

    犹记得,他曾经有过一次和沐蝶灵在同一辆马车的机会。那次,他也瞧着她的睡颜,却一动也不敢动她,生怕碰一碰她,就是亵渎了她的圣洁。她在他的心目中,就是女神的存在!但是,那次目睹她跳下了凌江,他真后悔,他没有更加努力地争取她。也许,她到他的身边来,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灵儿!”这个称呼轻轻地从他的嘴里吐出来,他其实已经叫过她千百遍了。留在她的身边,只是想再看她一眼!就只是这么一个念头,让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潜伏在她的身边。明知道,她心里有着别人,从来就不曾有过他。但是,他就是想再多看她一眼之后,还是想再多看她一眼。

    于是,一眼之后再一眼,他留恋不去,终至情心成魔。

    他的手颤抖着,在她的脸上轻轻抚过,然后,他的脸俯下,他的唇就在她的唇边上,心剧烈地一痛!唇就停在那里,没法印下!

    咫尺天涯!寸距难逾!此刻,他才知道,他离她的心太遥远,遥远得他永远也到不了。

    如果灵儿对他,但凡有过那么一点点的,哪怕是一个回眸,一个顾盼,眼前这一点点的距离,他早就打破了!然后,此刻,在他的脑海里,搜索枯肠,他终于还是找不到灵儿的……一个眼波!

    她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子!爱上了那个人之后,那个人就是她的全部了。她的眼里,她的心里,都只有段逸尧!其他人就再也没法入她的眼中,更别说到她的心上。尽管他有过千百种的想法,留在她的身边,哪怕不能将她抢过来,但是,也要让她注意到自己,在她的心里留下一个永不能磨灭的印象。但是,她的眼睛就象清溪里的水,坦坦荡荡,睿智明亮,能洗涤人的心灵。

    肖皇后掀开车帘时,看到的,就是他的儿子痴痴地抱着一个昏睡的女子居然还不敢吻下去?!她的心头肉都被人揪了一下,立即地,放下车帘之后,高声地说道:“然儿啊!我们现在就回天闽国,你在马车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没有人会怪你的!她是你的了,你喜欢的话,我们回去就册封她做你的王妃。”儿子在天元国里受了委曲,肖后心中不愤,想将小皇后捋走,硬是想遂了儿子的心愿。就算儿子爱上的这个人是天元国小皇帝的心头肉,她也打算为儿子打砸抢了。

    “好!”柳子然大声地应着,但那声音显然地是鼻音。隔着一帘,谁也瞧不见他挥手将眼角的泪抹掉,然后,安静地抱着沐蝶灵,痴痴地瞧着,就是没有勇气轻轻地吻她一下。就算是她不知道,醒来后也不会知道,但他终于还是只抱着她,而没有做出任何逾越的事情来。

    因为,他不想自己得不到她时,日后还让自己觉得自己配不上她!他柳子然啊,绝对绝对配得起小灵儿,只是,他和她之间,缺少了缘分!他柳子然啊!一点也不比段逸尧差,是真心地爱上了她,不会对她有一丝一毫的冒犯和逾越。如果可以,他想用他的一生来守护她啊!如果可以,他愿意用他的一切来换取她。

    “出发——回天闽国!”马车外,肖皇后轻轻一跃,上了一匹战马,英姿飒爽,竟是一个十分豪气而奇特的美少妇。

    ·····

    沐蝶灵的的十大侍卫快马加鞭地奉命送一封书信回皇宫,当真是一刻也不敢耽搁了。虽然这些人心中都有些疑云,对于皇后娘娘居然要他们十大侍卫同送一封信,可见这封信究竟有多重要?而皇后娘娘和小竹又要去做什么呢?太好奇了!也太担心了!但是,他们都只是侍卫,奉命行事则是他们的天职。虽然心中隐约进明白,皇后娘娘这是要支开他们的意思,但也不得不照办。

    此刻,段逸尧还在金銮殿上,正凝神听着各级官员递上来的关于各州各府的各种极待解决的问题,眉头深蹙。他没想到,他出战之日,先皇又卧病多日,朝庭上竟积压了那么多的问题。这些文武百官不知是做什么的,难道什么事情都非得要他这个皇上盖个印才能定夺吗?

    正想着,这种制度极需改革方案时,一个太监进来躬身报告,小皇后的十大侍卫竟然被皇后派回来,一起送来一封十万火急的书信?!

    “快传!”段逸尧心下咯噔的一声,有种不祥的感觉在心中登时漫延着,令他感到不安。灵儿又出了什么事情?怎么会令十大侍卫同时送一封书信?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沐蝶灵的侍卫之一锦极速地跨入金銮殿,跪着双手将信举起来。

    信原来是要由太监传送到皇上的手里,但是,段逸尧却已经从龙椅上“腾”地起来,如疾风般,就大步流星地走下去,从锦的手上一把拿过了那封信。一个抖了抖,就将书信拆了开来,目光凌厉地在纸上掠过之后,不由得如雷轰顶!

    灵儿!居然又遭劫了!才多久?都不到十天啊!还以为所有的乌云都散了,从此风和日丽,只要他将这江山坐稳,就能给灵儿最好的幸福日子。万万没想到,天闽国的肖皇后竟然为了爱子柳子然潜入了天元国,将灵儿捉去了。他的灵儿有那么多的特别异能护身,那个肖皇后是如何能将灵儿捉去的?!可见那肖皇后究竟有什么通天的本事?!这更加让段逸尧惊得心肝脾肺贤都纠结起来了。

    “备马!”一声高叫,皇上还穿着龙袍,什么都顾不得了,先去救灵儿要紧。但是,灵儿明明有着读取别人脑电波的功能,还能隐形,瞬间移动,多种凡人想都不敢想的特别异能,却如何会被肖皇后捉去?!

    满朝的文武百官知道是皇后娘娘被人劫持之后,立即骚动着,说道:“是谁?如此胆大包天,不要命了?”几个将军马上就要调兵遗将道:“哼!别说她只是天闽国的皇后,就算是天后来了,也让她插翅难飞!”

    “所有的人不许有任何的行动!”已经出到了金銮殿门外的段逸尧远远地送回一句话。那肖皇后在信中说,想要小皇后安全的话,就只许他一个人前往,多带一个人都不行。段逸尧知道,这种时候人多也没有用。将对方逼急了,对灵儿反而有百害而无一利。问过侍卫所有的经过之后,他已经大概地猜测得出事情的经过了。此刻,灵儿只怕是处于昏迷状态。只要灵儿能醒来,也就没有人能捆得住灵儿了。

    ······

    官道上,三十名骁骑护着一辆马车前行。马车内,柳子然将灵儿放下,让她静静地躺着睡。他就坐在她的旁边,盘膝坐着,双目在她的脸上,疑眸成痴魔,仿佛要将她牢牢地记在心里。事实上,这一生,他就算是再也不看她一眼,也忘记不了她。

    就这样,不知走了多少时候,他们一直沿着回天闽国的官路行走。肖皇后只是交待了柳子然一句:“然儿,你别拍开她的穴道,待会要是天元国的小皇帝来了,母后自然能让他乖乖地欢送我们回天闽国去。”肖后已经打听到了很多消息,而且,见过沐蝶灵之后,也被沐蝶灵的天人之姿惊艳到了!天元国的小皇帝为这样的一个美人而让她安全地回去绝对不是问题。

    “是,母后。”柳子然嘴里答应了他的母后。但是,他的心里却没那么想。

    正在这时,突然之间,柳子然就听到了一阵马蹄声狂乱地传来,他知道,那一定是段逸尧来了吧?他掀开车的窗帘向外望去,果然!

    但见远远地,只有一匹马狂飙而来!那马上的英姿只一眼,柳子然就知道是段逸尧来了!他连皇袍都还没换,可见是从金銮殿上赶来的吧。他心里说不出地羡慕着段逸尧!能这么为灵儿急赶,为灵儿卖命。可是,他却不能为灵儿做任何事。

    转眼之间,如狂龙一般的段逸尧已经单枪匹马地拦在了肖皇后的马队之前,双手一拉,勒紧了马的僵绳,让马儿的四蹄安静下来,他端坐于马上,皇袍一身,袖手一摆,自然而然,张扬着他的威慑,那王者的气势威然!俊雅矜贵的脸看不出怒气,仿佛波澜不惊,竟只是轻轻地一声,对着那辆马车问道:“灵儿!你在这里吗?”

    “停!”肖皇后高举一手,同时喊停了她的骁骑,见到段逸尧,小小年纪,分明是极紧张自己的小皇后,却还能如此淡定?果然是个有担当的小皇帝!她微微一个冷笑道:“不错!天元国具有赫赫战神之威名的段逸尧,如今的天元国小皇帝,果然不是浪得虚名。光是能单枪匹马而来的这份勇气,就值得本宫多费一番唇舌了。”

    段逸尧面如寒霜,冷冷地说道:“肖皇后,你觉得,你挟持了朕的皇后,还能出得了天元国吗?”

    “出不出得了,那就看你的小皇后在你的心目中有多少的份量了。本宫听闻,天元国的小皇帝是一个痴情种。不知传闻是真是假?本宫倒是很有兴趣亲自验证一遍。”肖皇后端坐于马上,笑得胸有成竹,丝毫不把段逸尧放在眼里。小皇帝还小啊!正是最痴情的年龄,在这样的年纪,的确能为心爱的女人做任何事情。

    段逸尧问道:“你想怎样?这里是天元国,不是天闽国。肖皇后,就算你有通天的本事,只要朕一声令下,你和你的儿子柳子然就别想能活着走出天闽国!就算你肖皇后可以不要命,但也不要柳子然的命吗?”肖皇后疼爱儿子,*上了天,这早已传闻于天下,人人皆知。

    肖皇后笑道:“你放心!本宫并不打算象北凌国的太子那样,要你自断一臂。只是,本宫的然儿对你的小皇后痴心一遍。你要是愿意忍痛割爱,成人之美的话,本宫答应你,将天闽国的两座城池送给你作聘礼,让你的皇后做我然儿的王妃,如何?做了我然儿的王妃,将来也有可能是天闽国的皇后噢!倘若你愿意成全,本宫可让天闽国对天元国年年朝贡!只要你开出条件,尽量地都满足你。不然的话,如果你想要你的小皇妃平安回来,那就反过来,你送我天闽国十座城池吧?”

    “十座城池吗?好!你现在就将灵儿放了,我立马将十座城池送给你天闽国!”段逸尧压着怒火。心里却早已怒火滔天,只要你将灵儿放了,送你十座城池那又如何?他日定要叫你拿整个天闽国来相赔。

    “哈哈哈!你当我傻的?凭你说送十座城池,我就将你的灵儿放了?只要我现在放了人,只怕就寸步难行了。”肖皇后哈哈冷笑。心里得意地想着,有小皇后在手,当真是要什么有什么啊!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何况是一个小皇帝?

    “既然肖皇后知道,又为何还明知故犯?叫灵儿出来,将灵儿放了吧?灵儿是不明在马车内?先让朕瞧一眼,确定朕的灵儿确实是在你肖后的手里再说!”段逸尧想着,灵儿是在昏迷之中没法醒来么?只要能让灵儿醒来,灵儿自然能自己脱身。她能瞬间转移,只要是醒着的,谁能捆得住她?但此刻除了那辆马车之外……柳子然呢?难道也在马车上?这么一想,他其实心里急如如星火,都想向那辆马车冲去了。

    肖皇后对着马车,十分得瑟道:“想见你的小皇后?她就在马车内,有我的然儿照顾着她,你倒是不用担心了。你的小皇后此刻在我的手上,你只能乖乖地听我的。不然,要是本宫的然儿心中一个不爽,也许就不小心……”

    肖皇后得意洋洋,胸有成竹地说着,但是,她却不知道,此时此刻,马车内,已经发生了她意想不到的事情。她算着天元国的小皇帝英雄难过美人关,却没算到,她的儿子同样的,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肖皇后万万没想到,柳子然在段逸尧单枪匹马而来英雄救美时,就将沐蝶灵的昏睡穴给轻轻地拍开了!

    沐蝶灵甫睁眼,眼中映入柳子然的脸时,嘴巴张了张,脑海中想起的,是自己被小竹点倒的那一刻所发生的事情。所以,她有了一点小误会,以为小竹是柳子然扮的,不禁对柳子然有了一点小小的失望,问道:“你又扮成了小竹暗算我?”这家伙一而再,再而三地潜在她的身边,诸多往事想来,却除了潜伏在她的身边之外,从没真正地害过她。所以,她也一而再,再而三的原谅了他。

    柳子然睁着一双痴迷的眼睛,举起一根手指压在唇上,“嘘”的小声说道:“不是我,是我母后来了,我母后为了我,扮成了小竹将你骗到了。此刻,她正在外面用你和赶来救你的夫君段逸尧交涉。你想马上出去,还是想先听听他们说什么?我已经解开了你的穴道,你自由了!”

    沐蝶灵一时之间有些愕然,因为她对小竹从没怀疑,所以才被暗算了。此刻,她突然觉得还是不要太相信别人的好,就算是最亲的人,有时候也有可能是别人扮成的。。这个柳子然,她也觉得,自己看不透他了!于是,出于疑心,她突然就瞬间解读了柳子然的脑电波,想知道,他说的话是真是假?这家伙潜伏在她身边的次数太多了!虽然感觉不到他有什么危险,但是,她此刻却不愿意相信任何人了。她想知道,他有何目的?真的只是暗恋她么?别又象百里笙歌。

    沐蝶灵万万没想到的是,当她迅速地解读柳子然的脑电波时,解读到了的,竟然是柳子然对她的满腔痴情!他刚才竟然还抱过她,抱了很久!一直抱着,一直流泪。她一时怒火,扬起巴掌就想狠狠地煸柳子然一巴。但是,读到他近在咫尺,却没有真正地冒犯她,除了抱着她,让她睡得舒适一些之外,就只是对着她流泪。她扬起的巴掌终于没法子煸过去。

    “为什么解开我的穴道?你不怕你和你母后回不了天闽国?”有了她在手上,尧尧投鼠忌器,他们在天元国可以打横行。但是,此刻先是冒犯了她,却又放了她。就算她愿意放他走,尧尧也未必肯呢。柳子然,这个傻瓜!她没想到,他真的没有什么目的,就只是单纯地对她痴迷,所以才变得这么单蠢,并不象北凌国的太子笙戈。

    柳子然向沐蝶灵认真地说道:“我替我母后向你道歉!求你放我母后安全离开。”他母后不知道,灵儿的本事在他们之上。除非她一直就处于昏迷状态,不然,他和母后就别想安全地离开这里。但是,他们离开天元国可不是一日的行程,而是要整整一个月的行程。怎么能让灵儿一个月内都处于昏迷状况?!

    更何况,他一点也不想和灵儿成为敌人,不想让她鄙视或者讨厌。他不担心自己的安危,总是想着,死在灵儿的手上,他甘愿,只是,母后的安全让他心中有着不安。

    沐蝶灵从他的脑电波里很快就了解到了所有的状况,同时也无意之间,顺带地读取了柳子然对她的一片痴心。可是啊,她的爱都给了尧尧,此生除了尧尧,她没法注意别人。柳子然爱上她注定是悲凉了!

    “抱歉!柳子然,这一路上,我会保你平安归去。回去之后,答应我,将来要幸福!我要出去了,尧尧在外面心里已经很是焦急,我不能多待。”她说着,也不等柳子然有什么反应,既然已经知道了全部,她“咻”地,就在柳子然的面前直接消失了!

    柳子然简直就没法相信,灵儿居然能在他的面前如此消失?无比骇然之下,他大惊失色,忍不住地大叫了一声:“灵儿!”一边叫,已经一边掀开车辆的门帘,向外张望!惊惶失措!他是在担心,灵儿又不见了?她消失了吗?

    然后,令他难以相信的一幕简直就差点震撼得他变成了化石!因为,他才掀帘,就已经看到,沐蝶灵正轻飘飘地落在段逸尧的马上,仙子一般,立于马上,衣袂飘飘,仿佛天仙落凡!并且,他听到她轻轻地叫了一声段逸尧,然后柔情万千道:“尧尧,我没事了,你别担心我!”跟着,段逸尧从坐着的马上之姿立即一跃而起,也站在了他的马背上,当即就伸手搂住了沐蝶灵的纤腰。

    这一下变生突然显得太快了!简直就闪瞎了所有人的眼睛,以为自己的眼睛都花了?这怎么可能啊?!天元国的小皇后明明是在马车里,恍眼之间就在所有的人都没看得清楚的情况下,落在了段逸尧的面前。除了段逸尧还能淡淡定定地抱着她,然后又从站着之姿变成双双坐于一匹马上,脸上波澜不惊。

    肖皇后和她的三十多个随从们那是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了!

    那是幻影移形?!天元国的小皇位竟然能够瞬间移位。这种功夫他们也是听过的,但却没见过。

    肖皇后气急败坏,连想截住沐蝶灵的念头都只是才萌生,她就到了段逸尧的身边了,要如何拦截?所以,她向马车上的儿子柳子然投去一个不可思议的眼神,厉声问道:“然儿,不会是你解了她的穴道,放了她吧?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放了小皇后,他们立即就是血光之灾啊!儿子当真傻了不成?

    柳子然虽然惊骇莫名,但很快地,他也能象段逸尧一样,平静了下来,面上不再有惊涛骇浪,反而平平静静地对他的母后说道:“母后,你放心,天元国的皇后答应让我们平安回去。”

    “然儿,她说答应你就相信?”肖皇后抚额头痛!不禁要翻白眼了!这个儿子最得她的疼爱,但也最让她头痛。怎么就如此蠢蛋?将自己的小命交在别人的手中,那是多么蠢笨的人才会做的事情?但她的儿子就这么做了。

    柳子然对他母后认真地说道:“母后,别人的话可以不用相信,但你可以相信天元国王后娘娘沐蝶灵的话。”这话他说得并非不智,也非因痴迷。此刻,他已经恢复了理智。事实上,对于沐蝶灵的本事,他比太多人要清楚明白了。和段逸尧和沐蝶灵这对夫妻为敌,绝对是这世间最不智的事情。他的母后太过自负了!

    肖玉芝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然儿说能相信,那母后就相信吧。”她的然儿其实一直也是非常聪明机智的。但是,她也应当知道,恋爱中的少年,十之**是,越聪明的就变得越蠢。只有蠢人在恋爱时才会变聪明。所以,她的儿子平时那么聪明,此刻当然是一个蠢蛋了。

    但是,刚刚沐蝶灵的那个幻影移形,就是她这里所有人都没法做到的,那速度是天速!就算她想再抓她,只怕已经不可能了。所以,肖娘娘也知道,她此刻最好是象他的儿子一样犯傻,相信这个天元国的皇后娘娘会让他们一路平安了。

    “小皇后,你保证我们一路平安回去?”肖皇后问道。这样问瞧似非常傻瓜,却是最聪明的了。

    沐蝶灵没有立即回答她,而是转头对段逸尧说道:“尧尧,我已经答应让他们平平安安地回天闽国!”她这是在问段逸尧,可以吗?尧尧肯定心里非常非常生气,因为太让他担心了!她三番四次地遇难,苦的不是她,而是尧尧。

    段逸尧眉宇之间的所有杀气都在沐蝶灵回过头来时,化作了丝丝柔情,将她紧紧地搂着,问道:“你有受伤吗?”让他们平平安安地回去,是不是太开玩笑了?

    “没有。”沐蝶灵摇摇头。虽然后脖子上有点儿痛,显然是,当时被肖皇后的手刀给劈的,算了!不能告诉尧尧。此刻她已经脱险,要是让尧尧生气,后果很严重。

    段逸尧看到那个掀开门帘的柳子然,眼睛眯缝着,很难想象,刚才他来时,灵儿就在马车内,和柳子然单独在一起?这要让他如何让他们安全地回去?但是,灵儿都说答应了他们,他又不想让灵儿说话不算话。所以,他脸上的免强真的太明显了,说道:“灵儿,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话虽如此,他心时却已经在盘算着,总有一天,他会灭了天闽国!

    沐蝶灵没想到,尧尧盛怒之下,还是将怒气给硬生生地压下来了,不禁又添加了一句话道:“是真的,刚刚在马车内,柳殿下在跟我道别,他要回去了。他答应我,继位之后,会和我们天元国建立永久的友好邦交。”沐蝶灵不用解读尧尧的脑电波,就能想象到,尧尧眉间的那一蹙,满含杀气。

    “嗯。”段逸尧应了一句。看在灵儿安全没什么损伤的份上,他忍了。但是,柳子然,他之所以没有处置他,那是因为他一来为灵儿挡过一刀,二来将差点儿落在百里笙哥手上的那些手榴弹丢进了海里。此人只是跟他一样,喜欢灵儿。其余倒没有做过什么坏事。但要不是灵儿要保他们平安,他倒想不出要让他们安全地回去的理由了。灵儿太聪明,这么快就察觉到他的心思,想着要灭天闽国还真有些困难。

    就在这时,又一阵马蹄声非常急促地传来!好象有很多人似的,马蹄声十分狂乱。

    肖皇后突然哈哈大笑道:“段逸尧,本宫还以为你当真对你的小皇后有多重视,单枪匹马就敢英雄救美人呢。却原来,你带了那么多的兵马前来。要不是我然儿将你的皇妃放了,此刻,凭你这行为,哼!本宫就杀了她!”肖皇后以为,这个天元国的小皇后虽然说要放了她,但这小皇帝未必。此刻突然听到马蹄声狂飙而来,还以为是段逸尧的兵马来了。

    段逸尧当然也听到了马蹄声。难道真有人敢不听令,带了兵马来?正疑惑之间,几十匹马已经疾驰而来,顷刻之间已经到了眼前,而且,这些骁骑还迅速地将肖皇后的人包围在了中间,马上之人彪悍嚣张,身上皆刀剑和弓箭齐备,来势十分汹涌。

    为首的一个男子身上穿着十分矜贵的玄色衣袍,身材高大,双目炯炯有神,太阳xue突突地跳着,约三十五六岁的年纪。才刚刚到来,这些人就都将弓箭拉紧,但这为首的男子发现段逸尧和沐蝶灵之后,显然地有些感到意外,然后又立即就向段逸尧和沐蝶灵抱拳道:“原来天元国的皇帝皇后在此,在下有幸,得见天子之颜。”一边说一边观颜察色,脸上扬起一丝笑意。

    这男子还想说什么,肖皇后见到此人之后,却突然声音尖锐地说道:“雷霆,你带着这么多人马到来,用意何在?”

    (今天会继续更文,保底一万五字,尽量多更!尽量把结局写完。)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金水媚的小说战王的小悍妃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战王的小悍妃最新章节战王的小悍妃全文阅读战王的小悍妃5200战王的小悍妃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版权归作者金水媚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顺隆书院